呂大樂:第三場地 只讀一半

很多人都不會主動向人交代這個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實: 「其實我並未有讀完整本書。」我認識一位朋友,他至今仍堅持,書是要整本讀完的,否則便沒有什麼意思。他每讀一本書的時候,都會在目錄頁寫下開始閱讀的日期,然後再記下完成的時間。他書架上的書籍差不多每一本都有這樣的閱讀記錄。這是他的閱讀習慣,沒有好或壞,對或錯之分。他自得其樂,而我也覺得這比其他考慮更重要。

但我不喜歡啃書。幹嗎要為了一本書而去捱?真的需要由封面到最後一頁的將每一本書讀完嗎?

有一些書籍是沒有必要完完整整逐頁讀完的。Ray Oldenburg 所寫的The Great Good Place ( 副題是Cafes, Coffee Shops, Bookstores, Bars, HairSalons and Other Hangouts at the Heart of aCommunity)便是一例(1989年初版,1997年第二版)。必須在此清楚說明,我之所以說沒有必要由頭到尾讀完這本書,並不表示它不好讀,更非沒有閱讀的價值,而是有些書籍到了中段便會出現一種「意念飽和」的現象,讀至中段左右,大可更有選擇的讀下去或甚至決定放下。

Oldenburg 提出「第三場地」(the third place)或「第三空間」的概念,指出當代城市生活中非正規公眾聚集地方(informal public gathering places)其實有相當重要的功能。他所謂「第三場地」,指現代社會裏「第一場地」(即家居)及「第二場地」(即工作間)以外的生活空間。它的具體表現並不局限於某幾種特定的形式,最重要的是它們能為人們提供一種經常地、自發地、非正規的、愉快輕鬆地聚集和共同使用的公眾空間。它們可以是任何「蒲點」,其中以咖啡室、書店、酒吧等最常見。

近年這本書重新被人發掘出來,是因為由文化人、學者到城市規劃專業、地方政府領導都發現,公眾聚集的空間是城市文化和生活的重要一環──尤其有助建立創意文化的環境。創意城市需要令人鬆馳下來,無所不談,讓個人按其興趣、性情而發展出的生活空間,這樣有助聚集創意文化人才,為他們提供一個可以產生思想撞擊和促進交流或合作的環境。

不難想像,這個概念很快便成為了一些地方政府官員的常用詞語(所以這本書也再流行起來)。飽受全球化壓力的地方官員絞盡腦汁要開拓新的產業,而創意產業乃時下時髦主意,於是人人想複製「第三場地」,然後等待收成,以搞文化去賺大錢。不過他們大多沒有留意, 「第三場地」源於群眾的日常文化生活,以人文關懷和生活興趣為主旨,既非投資,也不講產出、回報。當有人刻意複製或企劃(以便保證有實效的成果)之時, 「第三場地」便會變得空洞、形式化。

Oldenburg 的分析並不精密,但甚有啟發。讀鄧正健先生近期在一篇以「小店是寶」為題的文章談「第三場地」(他的用詞是「第三地方」),他一針見血的指出: 「『三』只是衍生工具……第三地方……指涉一種生活空間的意義生產,以及空間意義的再再再生產。」讀The Great Good Place 時能好好掌握這一重點,受其啟發,其實已功德圓滿,有無需要細讀餘下章節,純屬個人興趣。

刊載於明報2008年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