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可立:沒完沒了的退休保障爭論

梁振英上台後,着力扶貧,成立一個長者特惠津貼,將生果金的金額加倍,從1100元加到2200元,不過附加一項條件,70歲以上的長者要經資產及收入審查才合乎資格。這建議引起很強烈的社會討論,有些人認為這是一項福利德政,惠及貧窮長者;但是工黨及工聯會都質疑,這應該是一個全民可以享用的制度,為什麼要加上資產及入息審查?社聯亦詢問,香港的貧窮線是3100元,為什麼只是加至2200元,標準何在?一些立法會議員甚至質問,為什麼推行得這麼快,連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也沒有機會討論?

平心而論,如果將雙倍生果金這項政策孤立地分析的話,這的確是一個頗為慷慨的福利政策。我是指,如果我們用心地、刻意地忘記退休保障在過去四十多年的爭論的話。

應否重新討論退休保障

回到年事久遠的歷史。早於1966年,當時的香港政府已就設立中央公積金的可行性展開研究,但後來覺得沒有迫切性,不了了之。在八十年代,一些工會繼續建議成立中央公積金,並於1987年在立法局展開討論,不過政府一來害怕金融和外匯市場不穩定,二來怕僱主及僱員反對,並不贊成建議,結束討論。

後來,在立法局的壓力下,政府於1991年成立「退休保障工作小組」作研究,建議成立一個強制性供款私營退休計劃(即今天的強積金)。然而,當報告提交後,政府不接納這個方案,認為這個制度對非在職人士並無幫助,而且私營退休計劃普遍存在較高風險,勞工保障相當脆弱。

後來,政府於1994年建議一個老年退休金計劃,勞資雙方供款1.5%工資,向所有合資格的長者每月發放劃一金額的退休金,保障最低生活水平。這個方案得到勞工界支持,但遭商界反對。當時,中英聯絡小組的陳佐洱怒斥香港政府的福利措施會引致「車人亡」,令不少支持方案的人噤聲。形勢急轉直下,政府於是在1995年1月宣布,由於意見分歧,當局放棄了這個方案。

在短短兩個月後,政府於3月在立法局提出動議,要求盡快引進它在91年所推翻的強制性私營退休保障制度。當時的政府態度十分強硬,要是不接納,政府在97年前便不會推出任何退休政策建議。

在沒有轉圜的餘地下,無論是左派或獨立的工會都只好屈從。

強積金成立的政治背景其實是相當不光彩的。一方面是當時的一群市場經濟學者及商界不問理由地狂踩1994的政府方案,另一方面是中方過度政治敏感恐怕殖民政府收買人心,這兩股勢力阻礙了退休保障的理性討論。

強積金的缺陷,已經有太多社會意見的批評,在此不贅。行政費高昂、投資風險、難以保障短期供款的低收入人士、家庭主婦等無償服務者被排拒等等,都指出強積金只能夠提供一個有很大局限的保障。而且,當政府將退休保障交給市場後,工人的辛努儲蓄便失去公共制度的保護,在市場競爭那看不見的手之下,承擔着不同類型的風險。只要觀察強積金管理局主席受到公眾質問有關基金收費的表情時,那種左支右絀的回答,便可感受到公共機構在管理這個市場的無能感。

強積金勞工沒參與權

強積金最大的問題,是勞工缺乏參與權。受託人公司及基金的管理欠缺透明度,工人不單止沒有權參與管理,甚至連不滿基金表現,想將供款調動去另一間公司的權力也沒有,很難說這是一個勞工保障的制度。

近日特區政府推出「半自由行」的措施,使打工仔每年有一次調動自己供款的部分,通過個人的市場選擇用以增加這些基金的「競爭性」,其實已是五年前提出的建議,一直拖延到今天才實施。

就是因為強積金缺乏勞工的參與權,供款者覺得自己有責任供款,但又無權控制,任人予取予攜,對強積金充滿割離感。就算推出半自由行,消委會近日已表明,在三百多基金項目中,消費者究竟有什麼可靠的制度幫助他們作理性選擇?香港的工會及勞工組織怎會不感受到這股情緒?

特首梁振英為了實現他的競選承諾,盡快推行他所建議的2200元長者津貼,紓緩貧窮長者的困境,如果孤立地將它當作一個應急措施來看,是值得支持的。不過,香港不少關心勞工問題的人士,對這項措施卻是極為失望。目前,打工仔面
對着很多社會、經濟、政治的變化,使他們對前景毫無希望,對強積金的保障有很大憂慮。對他們來說,政府看來只是想用扶貧的方法來推卸退休保障的要求,所以對長者特惠津貼毫不領情,繼續爭取建立退休保障。

四十多年的爭辯,到今天這一個「有為政府」只是推出一個相當局限的長者福利津貼。看來,退休保障的爭論將會沒完沒了地爭吵下去。得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將會主持扶貧委員會,下面的長者貧窮小組有可能討論退休保障這一個歷史遺留下來的題目。

寄語林鄭,香港的勞動階層有不少情緒,路途崎嶇不平,請扣好安全帶!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2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