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家潤:修補社會撕裂 原是假象

2017022801

執筆之時,隨着曾俊華遞交提名表與胡國興宣布已得足夠提名票,兩人可率先入閘,除非提名期結束前突然出現戲劇性發展,特首選舉如無意外,將出現兩男一女的對峙局面。

這場提名票爭奪戰,在中聯辦全力拉票下,林鄭月娥要有足夠提名票入閘,當然全無難度;而泛民主派則須透過策略性分配提名票,支持曾俊華與胡國興入閘與之抗衡。

這種西環全力谷票、泛民策略性配票的選舉模式和策略,在過去的立法會選舉可謂司空見慣,但關係到特首寶座的選舉,不單火力全開谷票,而且常常流傳權威人士、消息人士的說話,其中以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董建華的「中央不信任」、「不任命論」最令筆者在意。根據董建華的說法,中央因不相信曾俊華,即使他勝出,中央也不會作出任命。

修補社會撕裂的假象

如果「中央不任命論」只是董建華為幫助林鄭月娥拉票而出的口術,意圖影響建制選委提名意向,藉以包攬最多的提名票,確保林鄭月娥可以登上特首寶座,那社會輿論大概只會停留在北京政府、西環干預香港選舉那老掉牙的問題,但假若這個「不任命論」 是動真格,那麼可以預期往後5年,社會不但未能修補由現屆政府而來的社會撕裂,而敵我矛盾將繼續成為政治主旋律。

回顧數月前的選委選舉,泛民主派一直以ABC(Anyone but CY)作為參選策略,以爭取社會輿論支持;結果是梁振英在選委選舉之前,突然以家庭理由,宣布放棄連任。

老實說,筆者不相信梁振英放棄連任的真正目的是照顧家庭,但當時整個香港的確吹起一陣暖風,認為梁振英放棄連任,可以改善現屆政府因推崇群眾路線而來的社會撕裂,令香港的政治高氣壓得以紓緩,社會撕裂得以修補。

筆者並非指曾俊華是唯一能修補裂痕的人,但「不任命論」所針對的是,現時特首參選人選當中,擁有最高的民望,亦與泛民走得最近、可互相合作的參選人;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政治背景上,曾俊華與5年前的何俊仁不同,他極其量只能稱為較開明的建制派,難以稱為泛民的代理人。

證治港方針與理念須變

因此,如上文所言,假如董建華的「不任命論」真有其事,目的是在提名期間,把曾俊華排除在往後的特首選舉之外,那麼正好代表梁振英宣布放棄連任後那陣暖風,其實根本不存在,修補社會撕裂其實只是假象;群眾路線、敵我矛盾仍舊是政治主旋律,只是中央政府礙於梁振英民望太低,決定放棄梁振英,換上另一個人延續現有治港政策。

過去5年下來,愈來愈明顯的社會撕裂,證明群眾路線、敵我矛盾的治港方針與理念,只會令政府與市民,甚至中央與香港的關係陷入惡性循環之中。過分膨脹的長官意志,不願聆聽社會訴求、順應社會形勢作出讓步;更想透過不同手法壓制反對聲音,以達致「理順」香港管治的目的;但忘了壓力愈大,民意反彈便愈大的社會形勢,結果只會帶來一個更撕裂的社會。

當然,有讀者認為不管誰做特首,都難以抵擋來自北京的干預,但筆者認為若特首無法從港人的利益角度出發,只是處處逢迎北京,其實他根本並沒有履行特首應有的職責。

至於在「一國兩制」下,這個空間是否存在?在黃仁龍替曾蔭權的求情信中,黃仁龍指曾蔭權從未背離律政司的意見,暗示他曾頂住壓力,維持香港司法獨立的核心價值。特首能否從港人的利益角度出發,維持香港現有的核心價值,有時其實還得看過個人的腰板。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