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和順:拒絕接受2.0恐懼的支配

2017020703

特首選舉的提名期即將展開,有關支持那一位參選人的爭論進入白熱化階段。

在討論有關提名的爭論之前,應該先搞清楚一點,就是提名與投票是兩回事。由325名民主派選委組成的民主300+早前已經取得共識,就是將提名和投票分開處理。換言之,提名那一位參選人,不等如最後一定會投票支持他成為特首。

老實說,如果將提名和投票綑綁,將提名那一位理解為最後投票那一位,就等於提早宣佈不參與特首選舉的遊戲,放棄影響個別候選人。那和當初參與選委選舉時主張投白票無異,除了顯示自己立場清晰之外,別無用處。那些堅持投白票的友隊慘敗,顯示選民期望選委不要只是表個態,而是積極發揮影響力,盡量爭取一個較符合他們訴求的人當特首。

提名和投票那一位當然要講原則。但是,提名的考慮可以較寬鬆,例如參選人政綱沒有明確違反選委的原則,投票的考慮則應該更嚴格,不單要視乎候選人政綱是否符合這些原則,甚至要看他或她有沒有能力落實政綱。這樣處理提名和投票的決定,有利於逐步發揮影響力,讓參選人更願意與民主派選委互動,認真考慮他們的意見。

自從林鄭月娥宣佈參選之後,有關她會成為梁振英2.0的傳言甚囂塵上,甚至出現一種恐懼的情緒,驅使一些人提出,民主派選委必須確保曾俊華有足夠提名入閘,否則是有負選民。另一方面,在網上很容易就找到一些言論,認為民主派選委支持建制參選人,就是造王,違背政綱,出賣民主。但是,這類意見沒有搞清楚何謂「支持」?如果「支持」是指投票,那還說得通。但是,提名與投票是兩回事。D300+有關提名和投票分開處理的共識,我還未看到有人認真挑戰。我認為,將提名與投票混為一談的現象,只不過反映一些人的非理性恐懼。

今屆選舉選情詭異,曾俊華辭職,遲遲未獲中央批準,似乎顯示中央對曾俊華態度冷淡。另一方面,林鄭月娥宣佈考慮參選之後,建制輿論機器強力開動,建制人物大力支持,大有眾星拱月,眾望所歸之勢。但是,建制愈撐林鄭,反而愈拉高曾俊華的民望,搞眾籌短短幾日,就爭取到超過一萬八千人捐款。我曾聽過有朋友質疑,為甚麼北京會那麼愚蠢,明目張膽撐林鄭,因為這樣做會令市民反感。過去幾年反對梁振英的聲音如此響亮,不就是這個原因嗎?

這就是選情詭異的地方。有理由相信,有一些力量在煽動市民的恐懼情緒,再將這些對梁振英2.0的恐懼情緒轉化為對某個建制參選人的熱烈支持,然後迫使民主派選委不敢「有負選民」,含淚支持那些建制參選人。到時,那些參選人既有民主派選委的加持,最後關頭還有建制派歸隊,於是眾望所歸,高票當選。相反,民主派選委就背黑鍋,失去道德高地,泛民可能進一步分裂,甚至瓦解。

這些都是猜測,但是與其受恐懼支配,不如理性回歸政綱,不要輕率表態。其實,現在根本就不是討論誰人「造王」,誰是Lesser evil的時候。當有些參選人連政綱還未拿出來,就說一定要送他入閘,不是太過情緒化嗎?泛民選委和支持者應該做的,就是集中力量,研究幾位參選人的政綱,繼續迫使他們調整對政改和不同政策議題的立場。政治一天都嫌太長,民主派選委應該等到最後關頭才表態。在現階段,他們反而應該積極向選民解釋他們的提名和投票策略,包括在現階段不表態的理由。

註:文章屬個人觀點,不代表任何群體或者組織。

刊載於立場新聞 2017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