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庭輝:香港運動精英化難發展

2017031501

近個多月,香港特首選舉成了傳媒的焦點,連今年的《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也比較受人忽略。這個情況或許不難理解,因這場選舉最少牽涉港人未來5年的福祉。不過,這不表示《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的內容無關痛癢,尤其是對田徑發展來說,若然落實拆卸灣仔運動場的建議而又沒有合理的補救措施,則會牽連甚廣。

本文嘗試一次過綜合分析現時香港體育政策的弊病,藉此希望提醒當權者對症下藥,改善施政上的不足。

支援只與成績掛鈎

相比以往,港府確是較願意提供資金援助支持運動精英化的發展。不過,頂級的運動比賽本是競爭性非常激烈的活動,故不是港府願意提供多一分的援助,便一定可以收回多一分的成績回報,而是同時看競爭對手能夠獲得多大的支援而定。

事實上,有不少國家或地區的運動精英化發展早已比香港的成熟,但她們現時每年增加支援運動員的幅度仍比香港的有過之而無不及。由此可見,她們的運動比賽成績一直比香港優勝,實屬正常不過。

況且,港府的運動精英化發展目光向來短淺,缺乏長遠地提升運動員水平的政策,例如建立現代科學化的青訓系統、從改革教育制度着手協助青年運動員同時兼顧比賽訓練和學業等等。反之,港府現時對運動員的支援是與他們目前的比賽成績掛鈎,可是長期缺乏足夠支援的情況下,他們整體的成績亦難言有什麼重大突破;如此一來,他們整體獲得的支援亦會繼續不足,而原先有意接班的年輕代表眼見前景不明,亦會影響他們在運動造詣上精益求益的決心,甚或打消他們成為香港運動員的念頭,形成惡性循環。

誠然,香港偶然會有個別運動員能夠突破體制的缺陷,成功在國際賽事中取得佳績。問題是,若然香港只是倚賴個別天賦異稟的運動員憑着驚人的毅力和鬥心克服「輸在起跑線」的問題,那香港的運動精英化發展永遠只能停留在「等待奇蹟出現」的層次。上述問題已足夠對運動員造成莫大的影響,更甚的是,港府不時有令人震驚的舉動破壞運動精英化,當中近年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港府曾考慮收回傑志和馬會在石門注資興建的足球訓練中心,以及建議拆卸灣仔運動場以擴建會展場地。
  
其實,灣仔運動場是建構香港田徑運動員身份的神聖場地,多個香港田徑紀錄在此誕生不在話下,連不少莘莘學子也是在這個場地代表學校出戰學界比賽,從而培養個人和團隊的榮辱意識,這些事情成為一代又一代曾參與學界田徑比賽的港人的共同回憶。部分已畢業的師兄姐則會在學界比賽日來到此地為母校打氣,甚或向師弟妹傳授自己的比賽經驗和奮戰意識。所以,灣仔運動場一直是精英田徑運動員薪火相傳的重要場地。若然貿然把它拆卸,輕則擾亂香港田徑界流傳下來的文化符號,重則把香港的田徑精英化發展連根拔起。

外行一直領導發展
  
香港運動精英化的發展異常緩慢,有不少昔日的批評,相隔10多年後仍然適用,遑論談什麼更高層次的運動政策。說到底,這是外行人領導香港運動精英化發展的惡果,他們有部分無心、有部分無力辨清和捍衞體育界的基本利益。

其實,目前港府仍主要由民政事務局輔助香港運動精英化的發展,但在不少國家或地區,早有類似體育局的官方機構,專門協助處理相關事宜。眼看香港的科技發展落後於人,港府便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以圖糾正問題;現時香港運動精英化的發展遙遙落後,不知下任特首會否有決心成立體育局,以及邀請懂得運動管理的專業人士入主體育局撥亂反正?

坦白說,即使如此,那仍僅是另一個開始,倘若一不留神,香港運動精英化的發展便又再一次栽在魔鬼細節之上。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3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