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不記名」可克服TSA設計的致命錯誤——與侯傑泰教授商榷

2017031701

《明報》3月11日刊登一篇報道(註1),以專題形式探討3名特首候選人的教育政綱,並邀請中大侯傑泰教授及家長聯盟代表張豔璿女士分別點評有關TSA(全港性系統評估)的部分。當中侯教授在點評時指有個別候選人建議以不記名及抽樣的方法進行系統評估,是「自相矛盾」。筆者倒是認為3名候選人都主張取消或擱置小三TSA乃是理性的選擇;而不記名及抽樣的主張,更是擊中目前TSA設計的要害。

侯傑泰點評TSA恐不公

首先要指出的是,該篇報道雖然引述正反雙方的意見,卻沒有披露受訪者的關鍵身分和背景。報道只說明侯教授「支持TSA」的立場及中大學者的身分,卻沒有進一步披露他是政府委任的TSA檢討委員會(註2)成員,更沒有說明他乃是受政府委託以TSA數據進行學術研究的「受益者」。既然有明顯的利益關連,侯教授是否適宜獲邀作評論者固然值得質疑,即使必須引用其評論觀點,較佳的做法乃是在報道中詳列侯教授與TSA的多重關係,讓讀者獲得充分的資訊再自行判斷。

指「世界各地都設TSA」 偷換概念

侯教授於報道中指出「世界上差不多所有政府都設TSA」。問題是,各國所用作監測整體學生學習情況的系統評估,真的等同於香港的TSA嗎?

答案是:差別極大!

請看看最近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應教育事務委員會的要求所擬備的文件。該文件比較香港以及澳洲、加拿大、南韓、英國(英格蘭)、美國5國的系統評估,指出:美加兩國採用隨機抽選學校和學生的方式,香港不是;澳洲及美國讓學生或家長決定是否參與,香港不是;南韓與英格蘭雖與香港一樣強制全部學生應考,然而南韓的系統評估對象為14至16歲中學生,而兩地的系統評估亦一直被批評為對學童造成過多壓力。我的結論是:只有香港,才會全面強制8歲的小三學生參加TSA評估!

該文件也顯示,各地的系統評估都旨在監測整體學生學習情況而已,只有香港試圖在監測整體表現之外,還加添了一個「促進個別學校改進教學」的目的。去年我發表了《全港性系統評估政策實施研究》(全文見goo.gl/yuvXY0),正正指出TSA的重大錯誤,是誤以為可以同時達到「系統監察」及「學校改進」兩個目標,並誤以為TSA乃是改進教學的良好工具。環顧世界各地,看不到有任何國家同樣地「一試兩用」,也沒看到有任何專家提出這種主張。

而殘酷的事實是,中大曾榮光教授在分析完官方數據之後,發現過去10多年TSA的實踐,在「促進學校改進教學」這一項目標交了白卷。

既然世界各地的系統評估不論是取樣對象、是否強制應考等等,甚至是評估目的,與香港的TSA也大不相同,所以侯教授稱世界各地實施的是香港的TSA,實屬偷換概念。

問題關鍵在「記名」

明乎此,就可以明白侯教授的謬誤所在。他在點評各特首候選人的政綱時,批評有候選人提出「不記名」(不記學校之名)的評估機制並隨機抽選學生參與,乃是「自相矛盾」云云。我卻認為該建議正正是找到TSA的問題關鍵,對症下藥。TSA「記名」的原因乃是為了「改進個別學校教學」,而「記名」的結果卻是方便各層面的掌權者用作比較個別學校的優劣,因而引發層層的壓力,至今已無法阻遏。這正是TSA設計的致命錯誤,該候選人提出不記名並隨機抽選學生參與,排除TSA被濫用的危險,正是對準問題,是根治TSA引發的操練壓力問題的一個好主意。

總結:應該徹底調整TSA設計

我認為TSA的核心問題之一在於貪婪地「一試兩用」,檢討委員會及教育局多年來都沒有深入檢討TSA的整個設計,自然無法真正解決TSA操練問題。這不一定是唯一的答案,但我希望當局至少能認真對待不同人士的觀點,讓持正反意見的人加入討論,重新思考系統評估的功能與局限,及早撥亂反正,還學校正常教育生態、還學生快樂童年。

註1:《明報》,〈TSA正反方同批3人不了解 侯傑泰指曾俊華自相矛盾 家長質疑林鄭「只想停一年」〉,2017年3月11日

註2:正式名稱為「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

刊載於明報 2017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