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彌昌:楚河漢界:沒有中間派的5年

2017032402

在這屆行政長官選舉中,筆者除了對「有形之手」的赤裸裸干預、公然在大開歷史倒車也毫不掩飾的行徑感到痛心之外,另一令筆者失望透頂的就是中間派自毁長城,自我矮化為「建制中間派」。

劉千石、湯家驊、狄志遠等人不單比建制派還更快更早表態支持林鄭月娥競逐行政長官,而且更「不管三七廿一」,即使理念各異也盲撐林鄭,令支持者大失所望,以前累積下來的公信力亦一鋪清袋、蕩然無存。

中間派被棄如敝屣

他們的迅速歸邊亦令人更確信中間派無非只是一個劇本,在建制有難時作為「救火」及分薄對手票源之用;到了這次需要他們歸邊,即可毫不猶豫、毫不可惜地犧牲他們,犧牲他們長久建立起來的定位與形象,犧牲中間派原本在未來特區管治的一切可能性,簡直是棄如敝屣。

筆者可以斷言,如果林鄭上台,今後5年也不要奢望再有中間派護航,也不要期望未來會有建制中間派可以贏得市民信任,因為這些所謂中間派人士已沒有絲毫公信力,而且中間派所受到的待遇和最後下場,亦只會令新來者卻步。換言之,在社會已嚴重撕裂和兩極化的情況下,已不存在任何有效的緩衝——這很可能會是香港未來5年的景況,特區政府亦可能將因此陷入無法管治的窘境。

然而,這並不代表中間共識政治在香港沒有出路。就在中間派淪為建制中間派,中間議會政治已化為泡影的同時,曾俊華的冒起卻證實了改以「中間政府」為基礎的中間共識政治在香港——即使在這高度撕裂的環境裏——仍然大有市場。

香港更需要「中間政府」

筆者一直身為中間派,對此感受至深。在曾俊華宣布辭任財政司長至今的幾個月裏,他對香港政治所帶來的改變,遠超中間派成立以來所促成的一切——包括得到跨政治光譜、跨年齡階層、年輕人及中產專業人士的支持,將他們團結在一起。這對於目前高度兩極化的香港社會,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亦難以單以競選工程的成功或社交媒體宣傳得宜來解釋的。可以肯定的是,曾俊華參選為市民所帶來的政治覺醒、公民覺醒和良心覺醒,將深刻地影響今後的政局發展,並將為香港政治寫下新的一頁。

所謂的「中間政府」,除了不向建制派和利益集團傾斜之外,說穿了不過是以正治國、以中(中間、中庸)治國、以市民心為心而已,其實沒有什麼秘密可言,然而這些正正構成了政治的根本。子曰:「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若以正道來領導,在下面的部屬人民,又誰敢不正?孔子之後又說道:「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在上位的人就好像風,老百姓好像草,風加在草上,草一定會隨着風吹而倒——這可說是對曾俊華的高民望的最貼切註解。市民對此之所以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其實就是經歷了太多當權者弄虛作假、濫用權謀手段的日子,當權者的人格亦不足以取信於各方,將香港帶回到妥協和共識的道路上。這也是香港政治的悲哀。

由此可見,回歸近20年來,開明建制派、中間派、忠誠反對派全都無法建立起來,歸根究柢就是欠缺一個中間政府。本來開明建制派、中間派和忠誠反對派可以形成一股中間力量,協助一個中間政府施政,這也是鄧小平「中間大、兩邊小」構想和一國兩制的初心。退而求其次,以開明建制派治港也非不能接受,但現在卻拋棄了所有較佳的選擇,代之以利益集團治港,就怎樣也說不過去,完全罔顧對香港政治和一國兩制所造成的損害。難道「50年不變」就只有建制派和利益集團的利益不變,其他派別永遠不能分享權力麼?

楚漢相爭之局已成

現在的局面其實跟秦末的局勢發展相若。楚懷王(楚義帝)立下「懷王之約」,許諾封首先攻入秦國首都咸陽的將領為「關中王」。號稱「萬人敵」的項羽在鉅鹿之戰中大破秦軍,相反劉邦採納張良避實擊虛的建議,越過重兵把守的重鎮,攻擊防禦薄弱的地方。結果劉邦一路獲勝,順利佔領武關,在藍田再破秦軍,於前207年10月,劉邦首先進入咸陽,接受秦王子嬰的投降,秦亡。

劉邦召秦地諸縣父老豪傑,對他們說「父老苦秦苛法久矣」,然後與他們約法三章,釋去秦之苛法,並令吏人仍守舊職,同時也拒絕了秦人犒勞。劉邦此舉,大得秦人之心,唯恐劉邦將來不為秦王。

所以劉邦當關中王乃名正言順、眾望所歸。之不過其後項羽大軍抵達,殺了子嬰,亦沒有履行「懷王之約」,竟將劉邦分封到巴蜀漢中一帶為漢王,卻將楚懷王先前許諾的關中之地封給3個秦朝降將,並且自立為西楚霸王,儼然天下共主,分封群臣。

可是項羽的分封根本無法服眾,分封後僅數月,各國起兵叛變,形勢陷入一片混亂,項羽建立的新秩序基本上被打破。韓信當時提出了著名的「漢中對」,指出劉邦與關中百姓約法三章,他們無不想劉邦當秦王,他們也知曉劉邦理當在關中稱王,卻失掉應有的封爵而被安排在漢中做王,因此秦地百姓無不怨恨項羽。只要劉邦起兵向東,三秦可傳檄而定。

劉邦藉此還定三秦,開始了長達5年的楚漢戰爭,其後的歷史大家亦耳熟能詳。所以還是太史公司馬遷說得好,他總結項羽失敗的原因為:「自矜功伐,奮其私智而不師古,謂霸王之業,欲以力征經營天下,五年卒亡其國,身死東城,尚不覺寤而不自責,過矣。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豈不謬哉!」項羽自負自矜,自以為聰明絕頂,「以力征經營天下」,失敗時不覺悟而不自省,只懂得怨天尤人,這種人短短5年就會亡國。

因此香港人不必灰心,項羽四面楚歌之時可期,我們就期待垓下之戰吧!

刊載於明報 2017年3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