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傑:北京建制冰釋 港人求和失敗

2017032801

林鄭月娥以777票當選特首,代表北京當局與香港建制派大部分的主要力量,已經冰釋5年前「唐梁之爭」的前嫌;曾俊華高民望落選,意味港人向北京求和失敗。在未來的日子,北京與香港之間的政改爭議,將會演化為香港社會的內部矛盾。

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對香港的輿情而言,是預料之中的失落。縱然選前民調一直顯示曾俊華的民望一直領先,但大部分受訪者都預計林鄭月娥將會當選行政長官。事到如今,什麼「習系江系」、「西環亂港」、「中央棄保」之說,全成了笑話。

所謂「計謀」不攻自破

據報,林鄭月娥所得的選票比建制派所預計的上限還要高;相反,曾俊華得到的「非泛民票」不會超過幾十張。所謂「暗票」或會「暗渡陳倉」的計謀,亦不攻自破。

誠如范徐麗泰所說,這回特首選戰,是建制派的大團結,支持林鄭月娥為下屆特首。自2012年「唐梁之爭」,陰私盡爆,建制派的內部矛盾也於這一屆政府的管治中揮之不去;「唐營餘部」在立法會和公開場合對梁振英政府毫不留手,口誅筆伐;不少建制派菁英亦因「唐梁之爭」的餘波,拒不入仕。梁振英陣營亦慢慢有「塘水滾塘魚」之勢,只能靠一批「親兵」面對民主派和公民社會的挑戰。

香港人擔心社會撕裂,但對北京而言,建制撕裂才是問題所在。香港自1997年主權移交前,北京便一直努力統戰,建立其在香港的管治「樁腳」。所謂的建制派,從來都立場不一,既有來自基層工會、鄉事勢力、地區組織,亦有商會和專業人士等,當中的階級矛盾,早已於最低工資和標準工時等勞褔政策中表露無遺。不過,只要建制派的矛盾只涉及香港內部政策事務,而非削弱北京對香港的管治能量,北京尚能予以忍耐。

然而,梁班子無法團結建制派,這則可能影響北京的治港大局。近年有一種頗為流行的民間「策反」計劃:拉攏本地工商界,連同本土民主派,一起抗擊「親中」力量和「紅色資本」。在今次的特首選戰中,亦一度有民間聲音,寄望本地工商建制派會跟泛民主派一樣,站在香港人的一方,共同推選曾俊華,痛擊「西環」。這些想法一旦成真,勢必是北京的噩夢。

現在回看特首選舉的結果,北京在是次特首選舉的首要目標,大約應是團結香港建制派,而非贏得香港民心。林鄭月娥選特首,是北京跟香港「唐營」的妥協,以梁振英退位來換取香港建制派的合作。林鄭月娥大概應是北京與「唐營」雙方均可共同接受的人物。至於曾俊華,相信是「唐營」喜歡而北京不接受的人。

另一邊廂,曾俊華的選舉工程及「薯粉」的「集氣」,則代表了香港主流民意向北京「求和」的訊號。誠然,曾俊華團隊在這回選戰中,竟能把絶大部份民主派的選票吸過來,已算是「超額完成」:能夠在不放棄人大「八三一框架」及就《基本法》23條立法的原則下,仍可取得泛民及民心支持,試問建制中人有誰能夠做到?

統戰建制 才是目標

箇中至為關鍵的是,曾俊華團隊把握了香港民情的重點:市民在經過這5年的管治、佔中的動員、港獨爭議、以及一切一切的風波後,已經累透了。曾俊華團隊一句「休養生息」、一幕幕感人小品,所針對的不再是林鄭月娥本人,而是港人對梁振英陣營的不滿、對生活的不安、以至是每顆對香港政治倍感煩悶的心靈。上周五(24日)的「薯粉集氣」,連泛民中人及「黃絲」也難以理解。因為這動員所代表的,不是什麼「時代革命」、「雨傘精神」,而是香港主流民意對如今的政局「受夠了」、「累了」的反彈。

所以說得難聽一點,曾俊華的「薯粉集氣」,幾乎是一種向北京「求和」的妥協聲音:明知曾俊華是建制派、明知他保守、明知他不會跟北京對着幹,但香港人寧可要一個建制的「香港仔」,都不想再來一個「西環代理人」。

不過,北京於這回特首選舉的政治目標,大概是要重新統戰建制派,多於團結多數香港人。在背靠13億人民的形勢下,北京似乎並不太過在意把數百萬香港人推向對立面。特首選舉的結果,宣告香港建制派已重新歸隊,站在北京的一方。

北京在政制改革一事上,相信會繼續「企硬」,要求香港遵照人大「八三一」議決行事。北京與香港的政改矛盾,亦會轉化為「港府+建制VS泛民+公民社會」的內部矛盾。

此外,建制派這回「齊撐」林鄭月娥,卻未必代表會與她的新政府「同行」;相信林鄭月娥自己亦深明建制派的主要內部問題在於階級矛盾,但這並非北京最在意要「出手」解決的議題。如何讓工聯會與經民聯在標準工時、強積金對沖、退休保障等政策互相妥協;如何讓鄉事勢力、地產界和民生派於房屋及土地政策上尋求同識。

此外,即使林鄭月娥這次獲北京「祝福」當選,但絶不代表中央部委及大陸地方政府會於「一地兩檢」和其他跨境基建及規劃上會就此妥協。林鄭月娥在面對泛民及公民社會的敵視情緒下,相信仍要處理一群不和諧的建制派,以及錯綜複雜的「內交」難題。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3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