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偉倫:建造業與年輕人

2017041102

經常有報道指出某些行業,尤其是建造業長期面對人手短缺問題。然而,隨着本地多個大型基建項目以至其他中小型工程相繼展開,再加上近年地產市道暢旺,建造業有關行業的人手供應能否滿足近年不斷增加的需求,一直備受關注。

早前,可能只有4個月任期的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發表了本屆政府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時,宣布政府將持續投放資源在基建項目之上,單是政府的基本工程開支更加由2007/08年度的205億元增至2017/18年度的868億元,務求配合香港的社會和經濟發展需要芸芸。

然而,為數不少的業界持份者則一而再的表示本地不少建造業的工種現正面對勞動人口老化及缺乏年青熟練技工的問題。可幸的是,近年已有愈來愈多年青人加入建造業。根據統計數據顯示,30歲或以下的建造業就業人數已經較2010年增加了接近五成。

有關建造業的就業人數增加固然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只是個別行業勞工供求的情況往往取決於宏觀的經濟環境及行業的發展情況,究竟建造業的人手增加有沒有其持續性,而相關從業人員又是否全心全意投入行業的發展,以及政府就行業的發展和定位又有沒有什麼長進,着實叫人擔憂。

青年入行持續性存隱憂

早年,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便就香港青少年對建造業的觀感,進行了一個意見調查,用以探討時下青少年對香港建造業的觀感及興趣。在所有受訪青少年中,有接近三成受訪者會聯想起「日曬雨淋」的畫面,甚至乎有接近八成的受訪青少年表示「從來沒有考慮過」加入建造業。由是觀之,我們似乎面對一個頗為尷尬的場面──建造業的從業員的人數確實是有所上升,但是公眾對於建造業的印象似乎並沒有同步得到相對應的改變。

本來,建造業的運作加添了大量九十後的年輕人作為新力軍理應是值得高興,只是其可持續性實在叫人擔心。一方面是業界對從業人員的保障不足;另一方面,則是年輕人的投身可能只是為勢所迫而已。面對近年樓價飛升,青年面對的問題可能只是買不起;今天的問題已經深化到租不起。

近年有不少報道指年輕人投身建造業的原因與置業有一定程度的關係,而撇除部分專業課程及政府工的考量後,建造業薪高糧準又似乎是一個令年輕人「上樓安居」的捷徑。試想一下,當這些新血都解決了他們的燃眉之急後,多少會留下打拼?相對以往,建造業的運作可以說是進步了不少,只是行業的可持續性發展及政府的支援又有沒有相應的配合?近年,不少紀律部隊都出現了整體學歷明顯提高的情況;究其原因是因為其穩定性及出路較以往來得多元化。當然,也不能夠看輕結婚生子後所能夠獲得編配宿舍的誘因。建造業從業人員的流動性及上游能力其實是我們值得關注的焦點。

近日接連出現了建造業從業人員遇上意外,甚至失去生命的事件,而相關工會的代表的分享頗令人感到心酸。原來以港珠澳大橋工程為例,無論是因為趕工也好,還是因為其他原因引致人命傷亡也好,傷亡賠償的金額遠遠低於工程延誤的開支。不禁讓人一問──究竟人命何價?無可否認,相關部門存有所謂的記分方式,以工地傷亡數字影響招標結果,從而希望影響行業在工業安全上的考量。只是,其影響力有多重大卻真的是無從得知了。正如一些政府土地被不斷的非法霸佔,一些顧問公司又不停地洩密,政府的反應卻總是慢了幾拍。

與其無償的援助「一帶一路」國家的人來港免費享用教育資源,倒不如透過公營或法定機構,諸如職業訓練局及建造業議會等平台,去資助建造業的從業人員前往「一帶一路」的相關地方作考察及交流。相關機構也可以在個別從業人員完成訓練後的一段時間召回他們,看一看有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提供協助,諸如保送某些人參加管理或是技能訓練。

通俗一點來說,不少建造業的從業人員都有一點點在地盤內屈死一世的感覺。無可否認,當下的資歴架構縱然已經較過去進步了不少,只是我們可曾想過,是否可以行前多一點點去解決從業人員的保障問題?如果在建造業的培訓及保障多下工夫,相信能夠吸引更多的年輕人投入服務。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