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庭輝:一次性空襲添煩添亂 敍國衝突勢愈演愈烈

2017041901

在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將即將訪俄之際,美國突以59枚戰斧巡航導彈攻擊敍利亞政府軍基地,白宮官員宣稱此舉的主要目的是打擊巴沙爾政權在伊德利卜省的小鎮Khan Sheikhoun使用生化武器濫殺平民,以外,又譴責俄國事前已經知情,卻仍選擇包庇和縱容巴沙爾政權企圖作惡。有人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此舉是遵循人道主義的國際規範行事的結果;亦有些人認為,特朗普選擇攻擊俄國支持的巴沙爾政權,是以實際行動丟掉與俄國建立長期合作關係的痴心妄想;有些人更認為,此舉反映出特朗普與奧巴馬最不同之處,是任何事一旦超越了他的底線,他便會以實際行動予以還撃,故此舉亦能收同時起警告北韓、伊朗和中國之效。

然而,以上各種的解讀,不免帶有既有的視角和期望去看問題,因而出現自我應驗預言的現象。即使突襲敍利亞政府軍基地與人道主義的國際規範並無牴觸,這不表示行動是否符合國際規範是特朗普處理外政首要的考慮因素;反之,這可以僅是巧合的結果。其實,特朗普各種「美國優先」的外交姿態,本來與國際規範的期望並不太相容。另外,特朗普、蒂勒森和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也曾表示,美國未來的敍利亞政策是以消滅後者境內的「伊斯蘭國」勢力,而非以打擊巴沙爾政權作為主要目標。美國近期默許俄國加強介入敍利亞的局勢,更一度是美國不欲陷入這片泥沼的徵兆。

領袖反口非罕見

但是,美國特襲敍利亞政府軍基地的舉動,不但有機會加劇與俄國的衝突,而且可能使別人無所適從它變幻無常的外交政策。誠然,一直有分析指美國與俄國合作在敍利亞反恐並不明智。由於俄國在地緣政治上的目標與美國的有根本性的衝突,且一直有使用無差別暴力(indiscriminate violence)襲擊平民、與恐怖分子合作的傾向,加上伊斯蘭極端主義並不能單靠軍事行動去消滅它,所以美俄在敍利亞問題上合作很可能會助長俄國在中東地區建立霸權地位。事實上,俄國近來聯同伊朗積極拉攏土耳其支持盛傳使用生化武器攻擊平民的巴沙爾政權,且不趕盡殺絕境內的伊斯蘭國勢力以延續自己強勢介入的正當性。

不過,這些事情並非美國在臨時突襲之前才知道的,但特朗普仍然選擇與俄國嘗試合作,這顯示他當時既不欲美國在中東地區投放過多的軍事資源,亦不希望因敍利亞問題而增加與俄國擦槍走火的機會。

此外,與俄國、土耳其和伊朗不同的是,美國過往一直並無明顯要長期控制敍利亞領土的意欲,而要一時三刻便增加介入敍利亞的力度,代價絕對不菲。特朗普競選美國總統時和當選後均着意與俄國加強合作處理敍利亞問題,但他上台後不足3個月,便把自己宣之於口的敍利亞政策推翻,這本身便足以引起外界的眾多揣測。當然,政治領袖處理內政或外交事務出現變卦的事例並不罕見,藝高人膽大者甚至會刻意以矛盾的言談和行動去掩護真正的外交目標和行動。然而,特朗普的變卦,連他的幕僚和盟友也無法完全掌握得到,遂使他們在回應敍利亞問題時出現口徑不一的問題。這種現象,正暴露了近日美國的敍利亞政策愈趨混亂和矛盾。

美國乏後續計劃

甚至乎,其實連特朗普本人也沒有周詳的計劃去配合近日的突襲行動。該次突襲行動固然反映了特朗普並非善男信女,但如果這真的如美國國防部官員所指般僅屬一次性的行動,那對打擊巴沙爾政權使用生化武器、打擊伊斯蘭國和結束已長達6年的敍利亞內戰的作用也不大。反之,這個突襲行動已打草驚蛇,令俄國、伊朗和土耳其勢必更警惕美國往後在中東的行動,加上美國後續計劃欠奉,所以該突襲行動可謂是捨本逐末,對改善敍利亞問題並無明顯實質性的幫助。此外,該突襲行動對直接備受攻擊的巴沙爾政權尚且隔靴搔癢,更何況是對僅被列入為警告對象的俄國、伊朗、土耳其、中國和北韓呢?

更甚的是,美國在沒有周詳計劃下一次性突襲,可能讓中東的親美勢力面對更嚴峻的威脅。敍利亞衝突的升級,讓俄國和伊朗有藉口加強對巴沙爾政權的軍事支援,在敍利亞問題上與美國立場相近的沙地阿拉伯和以色列受到影響。至於既需美國支援對付伊斯蘭國恐怖分子,亦希望與伊朗維持緊密聯繫以獲得建立什葉派民兵資助的伊拉克,則很可能要面對左右做人難的局面。雖然伊朗對美國在中東的軍事行動一直表現克制,而她很可能要事先得到俄國和中國的默許才能出兵與美國對抗,所以成事機會尚算不大,但如要它影響今年9月的伊拉克地方選舉結果,在該國培植更多的反美勢力並非完全不可能成事,屆時中東局勢將更趨混亂和緊張。

其實,倘特朗普根本沒有打算加強介入敍利亞的事務,那美國基本上只有返回談判桌去處理敍利亞問題。但它突襲敍利亞政府軍基地的行動,只能鞏固自身盟友的支持;美國與俄國、伊朗、土耳其等國的分歧則進一步擴大。

在這個情況下,無論美國是否打算返回談判桌,解決敍利亞問題的難度也會有增無減。這才是真正的噩夢吧!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