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大和解的理由

2017042102

香江的政治領袖,特別係泛民陣營的朋友,唔係壞人嚟嘅。十九幾年前,當時港英政府仲係揸莊之時,民意同官意都相當尊重人民選出嚟嘅議員。呢十年八載,上面全力封殺泛民,好多有志上位之青年,都唔會揀泛民。可以咁講,青年人願意加入泛民陣營(而唔係自決嗰啲),人數唔係多,而且會面對更艱巨同惡劣嘅政治環境。

咁樣大家計下數。舊年有報道指,單係同雨傘活動有關嘅拘捕行動,差人就拉咗一千零三人。咁大家係未仲有印象,響金鐘咪坐咗好多泛民之政治人物,大家排排坐,等警察叔叔搭上車。好型呀嘛,但係,政府告人一樣唱慢板。有建制派媒體嘈,唱慢板冇鬼用云云。點會冇鬼用?依家咁樣做,後遺症出晒嚟。

我有提過,拉咗呢班大哥大姐,如果係即捕即告即坐監之後,理論上依家都可能放咗出嚟,然後又響社會運動方面見番佢地。但係,依家唱慢板之後,就會出現未來幾年,陸續畀人告去坐監,死火嘞,兩三年後,又有選舉殺埋身,咁樣先至真係人才斷層,因為個個都坐監,邊度仲有人去選舉?

你又可以包拗頸話,唔係嘅,逢係選舉,一樣有人去選嘅,到時好多都係支持泛民之素人啦。咁樣講,即係政黨人才收晒監,成就咗一班唔係政黨培養嘅嫡系去收割,唔係好通啦。政治素人一旦當選,唔通會還番畀你咩?

咁嘅考量之下,泛民老前輩有「大和解」想法,唔係錯誤,而係戰略上需要思考的方向。第一,呢啲前輩,唔需要響度被拘捕搏出名上位,唔係為名,又唔係為利,坐響金鐘畀人拉,就預咗坐監;第二,佢地好多都退隱江湖做吓政黨之培訓及聯絡工作,已經唔響度揸莊,決策已經唔係佢地話事。咁樣,老前輩就響大局上看,如果個個泛民老中青都收晒監,邊個響度揸旗呢?佢地響思考大和解,係從良好嘅角度去搞。既然香港社會撕裂,既然北大人話想修補撕裂,點解上面唔可以考慮「特赦」呢?

佢地呢套「大和解」想法,第一次嘅投射,係響薯片選舉嗰陣。佢地覺得,薯片係代表緊北大人內部「開明」或「和解」路線嘅人,如果佢贏咗,而泛民又支持佢,咁樣北大人同泛民就和解有望啦?老前輩呢個主觀願望,最後都落空。依家佢地透過白鴿主席之說話,希望大和解同埋「特赦」雨傘被捕人士,應該係呢套思路之延續。

呢個判斷嘅一大假設,係北大人仲有「開明」路線嘅,佢地係願意幫手緩和氣氛,而白鴿主席係幫口促進呢個良性互動而已。Well,北大人係未有「開明」路線嘅,我唔識答。但呢三十年,北大人一直用打壓方式對付泛民支持者,我就見識過。和解?泛民前輩想,人地想嗎?

刊載於am730 2017年4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