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傑:一國兩制的第二個10年

2017040802

在兩個多月後,林鄭月娥將會率領新一屆香港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就職。放在她面前的,是一個主權移交後20年的香港,亦是國際輿論正替一國兩制來一番「中期檢討」之時。

20年前,如今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前特首董建華就任首屆行政長官。當時各家各派對一國兩制「各自表述」。北京及親中人士當然高舉民族大義,大唱反殖成功;香港回歸,前途一片光明。英國則在徐徐下降的米字旗中,宣告自己光榮引退,並為香港留下美好的制度及財富。美國輿論則以民主保衛者自居,表明會監察在「紅色中國」下的「東方之珠」會否蒙塵褪色。無限的憧憬,遇上百般滋味,社會在大鳴大放踏入新時代。

歷史總是出人意表

10年前,如今在牢房的前特首曾蔭權,第二次宣誓就任行政長官。在第一個10年,香港於九七金融風暴、2001年科網爆破及2003年SARS襲港後浴火重生。社會在政府擱置《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以及時任特首董建華「腳痛下台」後得以喘息。此時的中國,國力較主權移交之時「大躍進」,「胡溫新政」亦展示了較為開明的形象。曾蔭權政府當時仍廣為香港大眾接受,其民望甚至不亞於民主派的「明星」。回望民調數據,在一國兩制的第一個10年,香港市民正愈來愈擁抱中國人的身分;而在往後的一年——2008年,香港市民跟全國民眾一樣,一起為四川汶川大地震同哭、一起為北京奧運歡呼。

然而,歷史總是出人意表。在一片「我是中國人」的雀躍聲中,中港矛盾的伏筆亦慢慢浮現。自2003年實行自由行政策之後,日漸緊密的中港交流,讓南下來港的流動人口大增。「大陸」對香港人來說,由傳媒輿論及耳語的文化想像,變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漸漸要說普通話、用簡體字,以至是適應文化差異等。奶粉、醫院牀位、行李箱、水貨等,更成為香港市民心中的「大陸圖騰」。

此外,自2003年那場出其不意的七一大遊行,並使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工作流產後,北京全面更張對港政策,由「積極不干預」變作「積極有為」,尤其在政治上北京有「先發制人」的傾向。2004年,北京發動「愛國」爭論,奪回香港政改的「話語權」,並以人大釋法否決於2007及2008年普選特首及立法會。其後的日子,人大釋法的次數、涉及範疇及釋法內容亦愈來愈多。除了把人大釋法「常規化」外,北京亦把一些官方禮節「認真」起來。最明顯的例子,是如今香港特首向北京述職,已不單再是供傳媒拍照留念的場合,而幾乎是對香港政府的定期考核。

中國「兩個100年」

今年,是一國兩制的第二個10年。中國的國力,又再上一層樓。此刻,全中國正熱烈地討論「兩個100年」:2021年,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0周年。按北京的「新三步走戰略」,前者應是中國建成「全面小康社會」的目標年份,後者則應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時機,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奠下基礎。在神州大地憧憬「中國夢」時,國際學術圈亦關注「混合政體」(hybrid regime)及「具競爭力的專制政策」(competitive authoritarianism)的理論發展。簡而言之,這些討論探究專制政體是如何選擇性地吸收民主機制和自由市場的元素,以適應公民社會、資訊流通以及全球化帶來的挑戰。中國,當然是學者們關心的重要案例。

歷史將為林鄭留下什麼註腳?

香港如今面對的,是一個跟20年前不再一樣的中國。20年來,中國累積了豐富的國際經驗。那名對中國毫不客氣的美國富豪總統,跟北京交手時也得步步為營。不過,一國兩制的第二個10年,也激起了香港的本土意識,誓要跟「天朝」分庭抗禮。林鄭月娥的新政府,就在「天朝中國」與「本土香港」的夾縫中開局,展開一國兩制的第三個10年。歷史將為她留下什麼註腳?一國兩制的第三個10年,是預示了「兩制」將會在「中國夢」之中完成歷史任務,抑或「一國」始終還是能與「兩制」相輔相成?

刊載於明報 2017年4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