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傑:政治人物「星味」與盲點

2017050602

新一屆政府正密鑼緊鼓地組班,部分「疑似」司局長新晉人選的名字亦陸續浮現。林鄭月娥的新政府能否予人耳目一新之感,關鍵在於新領導班子的名單中,會否出現一些讓人眼前一亮、且心服口服的政治明星。如果最終的名單上都是現屆政府中不過不失的「舊人」或「副手」,則讓社會有「穩打穩紮」或「墨守成規」之感;如果一些於現屆政府中口碑一般的名字能「順利過渡」,則更會讓輿論指為「蕭規曹隨」。

政治任命與公務員最為不同之處,在於人選的「星味」能否為公眾帶來驚喜,又或至少要為公眾所接受。公務員團隊的升遷,強調規章與考核:候選人的年資、過往工作評核、遴選過程是否合符程序,以至部門資源及業務需要等。不過這些看來理所當然的考核,於政治任命時卻有可能一概用不上。

在香港及世界各地的選舉中,我們不時都看見「政治素人」把資深議員殺個措手不及的場面。執政黨在組閣時,閣員人選往往要視乎政治角力和民情起伏。在上述的處境中,政治人物的「星味」往往尤為重要。例如美國聯儲局局長和商務部長等職位,多數要由金融市場及商界龍頭中名氣不俗的人出任,才可以「壓得住場」。司法部長的人選則要在法律界中表現出眾、而且帶有「正氣」,不然的話,則會招致爭議連連。

社交與主流媒體交替運用

故此,政治明星是一項很有趣的研究課題。要成為政治明星,首先要有一個「基地」,讓公眾覺得你「有料」。所謂的「基地」,說起來既「實」且「虛」。一般來說,社會對於專業行業的菁英,大抵還是會予以尊重:在法律界戰績超群的律師、在學術界成績備受公認的「大師」、在教育界桃李滿門的師長、救人無數的杏林醫者等,便是例子。要不然,便是透過傳媒和新媒體而「走紅」的輿論領袖,又或者是經歷過大規模社會抗爭的運動領袖,都會讓公眾或多或少覺得你「有料」或「有心」。

除了讓公眾覺得你「有料」或「有心」外,政治明星往往都要選擇適合自己的「戰場」,才有機會為自己的「星味」去「增值」。所謂的「戰場」,一般來說是指社會議題和發聲陣地。社會議題包羅萬有,有些是潮流熱話(諸如「樓奴」、「港女」、「怪獸家長」等),有些是政策爭論(例如土地供應、人口政策、教育改革),有些是深層的意識形態(例如世代之爭、階級矛盾、本土意識)。政治明星的本領,就是能把自己塑造為某一社會議題的「代言人」,然後有計劃地把自己的言論及政治行動,跟不同的政治爭論、潮流熱話、以及社會意識形態串連起來。如果政治人物只談土地及樓房供應政策,而不懂把握「樓奴」、「有樓有高潮」等「網絡熱話」,又不會把「樓奴」跟世代矛盾串連起來「講故事」,那他的政治「星味」當然亦會平平無奇。

選擇適合自己的社會議題之餘,政治明星往往亦會選擇適當的發聲陣地。如今人人大談新媒體、新政治。然而,主流媒體其實也有其相對優勢。由於主流媒體要維持一定的公信力及專業地位,其報道或多或少都要平衡、客觀、求真,不能過分地以情感主導。故此,要討論政策,主流媒體還是較為理想的戰場。而新媒體及社交網絡,則是宣傳意識形態,以及營造潮流熱話的理想平台。主流傳媒的輿論領袖,或會被網絡世界視為「老海鮮」;網絡世界的「主要意見領袖」(Key Opinion Leader, KOL),則或被主流社會視為噱頭有餘、實事難成之眾。社交媒體和主流媒體交替運用,才有機會把政治人物的「星味」發揮出來。

當然,政治明星的崛起,最後還是要看時機。上文提及的經營方略是否有效,有時乃人算不如天算。中港矛盾持續發酵,本土意識「長做長有」,「中國」二字頓成挑動港人情緒的圖騰。在此時此刻要做政治明星,多多少少都要來點「本土風」,甚至要對中國帶點批判態度。這跟回歸10周年、2007至08年之際,香港全城為北京奧運健兒打氣、為汶川地震幸存者送上祝福,是完全不同的政治時空。

誠然,政治明星有助提升執政能量,但公共行政始終難靠個人「星味」的去推動。政府行為事關公權力,對社會的影響往往大於一般市民及商業機構。官僚程序並不惹人歡喜,但其原則很多時都講求謹慎、合法、平衡各方利益、認事不認人、以及政策於操作上的執行細節。這些於一般輿論上未必時時提及、不會展現官員個人「星味」的流水作業,卻跟市民大眾息息相關,是公眾對政府施政最切身的感受。這些正是政治明星不時出現的盲點。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5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