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東、鄺英豪:與泛民矛盾難解 林鄭蜜月期恐難長

2017071001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出席立法會答問會,強調會重視行政立法關係,率先擺出一個「大和解」、「吹和風」的姿態。這次「和諧」的局面,究竟可以走到幾遠?

爭拗不斷 市民期望休養生息

無疑,經過5年來劍拔弩張的政治氣氛,社會嚴重內耗,爭拗不斷,市民期望休養生息,乃是自然不過的事。相信新政府只要不犯下大錯,而推行的政策也並非極具爭議性,市民可能已經收貨,對新政府「多多包容」。如果當局能夠放軟身段,向不同持份者示好,就更是「還得神落」。

在這樣的政治背景下,林鄭月娥顯然汲取了前特首曾蔭權的經驗,令自己站穩腳跟。當年曾蔭權上場時,社會也是處於撕裂的狀態,曾蔭權甫一上任,就專注進行「大和解」,安排立法會全體議員(包括泛民)和他一起訪問廣東省。當時,這樣的訪問是歷史性的第一次,結果曾蔭權的民望立時如「坐火箭」般提升了幾個百分點。

林鄭月娥表明願意多到立法會出席答問大會,接受議員質詢,以期改善行政立法關係,這明顯是參考曾蔭權「大和解」的做法。這令林鄭月娥為自己的開局成功爭取了一定程度的優勢,蜜月期也應該會較長。這反映在泛民議員願意配合之上——在林鄭月娥進場及離場時,都有站立以表示尊重。

不過,「大和解」能維持多久、其效用如何,實在成疑。大家不妨直接看看曾蔭權的例子,他在1年後的說法已完全變樣,拋出「親疏有別」的概念,指即使如何向反對派「討好、巴結、說親,得到的也只是一鼻子灰」。當然,大家絕對可以認為泛民一向「不退讓」,因此在政治僵局上也負有責任,但這何嘗不是在側面反映了對立是結構性問題,難以解決?

觸敏感議題 和風難掩火藥味

也就是說,當「和風」即使只是輕輕觸及「敏感議題」時,亦難以遮蓋火藥味。大家不妨想像一下,當談論的是普選、23條立法、國民教育等議題時,無論是在這一刻還是將來,泛民(及其背後的支持者)和特區政府(及在幕後的北京)又有多少的退讓空間?

所以,當民主黨涂謹申在答問大會上提及普選的議題時,林鄭月娥只是表示,在短期內重啟政改,將令社會繼續內耗,政策停滯不前。當局大概也很清楚,現時相對和諧的局面得來不易,遂不願輕易打破,惟有以「拖字訣」處理。

不過,香港的政治僵局,即使能夠擱置一時,對立始終會再來——實在很難想像北京對林鄭月娥在23條立法、國民教育上會沒有要求。當然,現時的「大和解」的局面,「有總好過無」,算是為社會加上了一兩滴潤滑劑,不然將來的對立,肯定要來得更為猛烈。

刊載於香港經濟日報 2017年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