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惠風和暢

2017081101

最近睇緊康寧祥的回憶錄,主要因為要讀中壢事件。不知不覺睇到上咗癮。一來可以睇到當年響台灣,無論係統派定係獨派,雖然不時互相攻擊,但響危難嗰陣,大家都互相支持也。呢一種氣度,香港非建制派的大佬其實個個都有,但係佢地之手足,又大部分唔係咁呢……。

但說到底,因為反國民黨的知識階層始終係小眾,雖然佢地往往響選舉都會贏,但好多支持者都係一般平民,出來投票係好高風險。國民黨情治機關針對嘅,都係檯面的反對派。於是,點樣保護一班黨外政治人物,以及響背後支持嘅義工朋友,一樣咁重要。

出名嘅黨外領袖,政府好難話拉就拉。咁呢班黨外人士,就要有組織有聯繫有網絡,做好各項配套同支援的工作。同時,佢地要預咗國民黨會有人滲透入去組織內搞搞震。可以咁講,佢地基本上預咗有人會睇實黨外朋友的一舉一動,會忽然上門拉人。

正由於情治人員總在左右,而身邊的義工支援亦會隨時被拉去坐監,黨外人士就慢慢成立咗難友的支援系統,其實都係摸索出來的,一旦難友坐監,其實累及嘅不單只是自己,包括家人、朋友等,主要的都係家人,一時之間會陷入經濟困頓,而且,國民黨的做法好差,難友被拉,家人工作的公司一樣會有壓力,呢啲心理及財政壓力,難以形容。

咁樣,針對難友方面,響呢啲回憶錄可以睇到,當時會有律師團隊幫手出庭大辯論(如當年嘅阿扁),仲有坐監時會有支援同定期探望等,至少佢地坐監時都可以睇書寫作同埋如果有任何受虐的情況,監倉外的朋友會及時通報國際,等情治機關唔敢太過分。至於難友放監,亦會有一些黨外組織之NGO或基金會,畀一啲工作,等佢地放監之後可以打工,因為佢地唔使旨意,國民黨之監獄會有囚犯更生及搵工服務,係未?

同樣,難友家庭有經濟困難,生活所需,都會有義工定期幫手。其實佢地家人最大件事,係家人返工之機構,會受到情治機關之騷擾,搞到佢地機構,隨時頂唔順政權壓力,搵機會炒佢地。更大件事嘅係難友之仔女,因為父母一輩坐政治監,佢地學校亦會收到通知,嚴加監視。小朋友家長蒙難,咁樣佢地仔女返學受到歧視同埋壓力,亦會有一些心理上之支援打氣。

依家睇佢地回憶錄,好似好輕描淡寫,但現實生活之壓迫,更加唔簡單。一方面政權想高調打壓,但另一方面,康寧祥回憶錄有提到,蔣經國總統會定期同佢會面。嘩!唔係嘛,國民黨最高領導會同台獨領袖建立溝通關係同機制?一方面又同你傾,一方面就打到你地飛起?係呀,中國式管治,就係咁樣,這就是中國式極權,明白未?

刊載於am730 2017年8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