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真正顛覆華盛頓政治的狂人

2017080801

友人從「美帝」回港小歇,敘舊時提起特朗普,旋即收起笑容,「炒蝦拆蟹」。友人住在加州,陽光明媚,已home-office多年,典型知識中年及民主黨積極支持者,怎會「頂得順」特朗普?但友人畢竟打滾「美帝」江湖多年,旋曰:要拉倒特朗普,不易。

這與「美帝」社會面臨知識經濟分水嶺有莫大關係。加州是「美帝」科技社會風氣之先,友人亦知人工智能將臨,已沉着應對,盤算轉身搵食。但其他州份的社會基層,到底不是要追逐科技順勢而行,而是追逐生活,至少有工開,不要往下沉淪。所以,特朗普的行為,即使乖張妄為,甚至其前度的公關大員斯卡拉穆奇,上任10日就下台,連「含X」也講得出口,粗口爛舌,堪稱一絕。但從陰謀論觀之,特朗普藉「粗口公關大員」公開罵走幕僚長普里伯斯,借力打力,不用總統開金口叫走,其實任務已經完成,上班10日就幫大老闆完成任務,然後藉故而退,此乃「美帝」企業文化最極端一面:借刀殺人也。但放在政界,卻令人目瞪口呆,足證總統行事,不理政治倫理,乃無規無矩之典範。

特朗普要的不是東西岸的科技巨賈又或者知識界精英的選票,而是予人感覺他正用一己之力幫社會底層找工作。他知道,只要一堆基層人士覺得將來有工開,即使明知這些工作都只是低技術崗位,只要4年內增加了工作崗位,就有連任的可能。因此,當鴻海等外資在威斯康星州說要開工廠,特朗普也要搞一場大龍鳳來個大宣傳。

誠然,外資如鴻海等從來不是共和黨的「死忠粉絲」,其在海外投資創造工作崗位的過往紀錄也風評不佳,但威斯康星州仍然邀其進駐,難道不知道鴻海等外資之「吹水造馬」之底細嗎?難道不知道鴻海等帶來的職位,好可能只是低技術的崗位,將來也好可能會由機械人取代嗎?不過,特朗普等需要鴻海等外資的加持,塑造幫基層搵工的形象;地方州份也需要這些形象工程,順便可多拿些聯邦補助;外資需要向「美帝」買政治關係,大家合作做場「搵工騷」,齊齊「發個夢」!況且,「美帝」基層工人也不是整天在互聯網找資料追事實對政權窮追猛打尋找「真相」的精英,因為他們可能累到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怎會花時間去理會特朗普引入的是一班「齋吹」如呼吸般自然的外資呢?

因此,得友人再三提醒,別一天到晚只看「美帝」自由派報章對共和黨之攻擊,而忘記了到底是什麼階級、基於什麼理由,把特朗普捧上台。這些人未必完全同意特朗普的親信,粗口爛舌、公然逼走高官又或者侮辱女性及跨性別人士,但至少特朗普在為基層搵工上「做緊嘢」,願意用簡單的言語與基層溝通,而不是文謅謅的華麗辭藻卻無法拆除華盛頓的固有勢力,繼續以自由民主為名推動自由經濟最終令基層無飯開坐困愁城。

說特朗普面對醜聞下台 言之尚早

很多人說特朗普的醫保方案在參議院輸了給麥凱恩,顯示特朗普領導無能云云。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參議院共和黨只是走了3票,差一點便拆掉奧巴馬的醫改,若無總統與參議院共和黨的主流有極大共識,特朗普的方案可能連議程也排不上。執政半年了,究竟特朗普是一個偏執狂、走向極端、不懂政治的狂人,還是邊玩邊學,愈來愈把政治遊戲玩得嫻熟的典型政客呢?似乎是後者居多。部分「美帝」自由派傳媒在論斷他連任不成,甚至最近更不斷將「通俄門」事件上特別調查官米勒申請成立大陪審團一事,大做文章,彷彿特朗普可會被彈劾下台。但觀乎最近幾場特朗普往基層組織演說時,基層支持者拍爛手掌的情景,特朗普要面對醜聞下台,恐怕以其好鬥性格,言之尚早矣。

刊載於明報 2017年8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