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傑:港式九品中正制

2017062303

政府陸續公布政治任命官員人選。未知是傳媒消息靈通,還是有人「放料」,這幾天的新聞忽然出現不少有關政治任命官員的「勵志」故事。其中,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中三輟學、由「散仔」做到警隊高層的報道,更彷彿把「獅子山下」的劇情再演一次。幾名廿多三十歲的政治助理,亦被冠以是高學歷的行業精英。

不過,如果把這回政治任命視為一套「原來只需努力做,我都做得到」的劇碼,則實屬不幸。

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

細看政治任命官員的名單,不難發現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這屆新政府的「主流」是香港官僚集團。這集團以政務官出身的領導為核心,配以部分技術專業官僚(諸如醫生、工程師、警察等),以及由民間社會轉投官僚系統,再經過幾年歷練的初階政治任命官員為輔。香港官僚集團得於本屆政府「吐氣揚眉」,大概是本地工商界、親中勢力以及北京妥協的結果。在梁振英管治的年頭,建制陣營內訌甚劇,北京因而希望新一屆的管治班子,是各方各面都能接受的人物。香港官僚從不討人歡喜,但卻未至於惹人討厭,更重要的是大約都能讓公眾(勉強)接受。
然而香港官僚集團並不是於每次的「政治洗牌」中佔上風。前特首董建華於2002年引入政治任命制度,打擾了官僚的高階晉升階梯;2008年曾蔭權擴大政治任命制度,讓更多「外人」進入了官僚的決策系統;而梁振英班子中部分的政治任命首長,據聞也讓部分官僚不快。如今,官僚可謂是大舉回朝,進佔政治任命的領導位置。

當然,官僚集團必須平衡其他主要「門閥」的政治影響力。細看管治班子的名單,不難發現非官僚集團出身的政治任命官員,不少都出身於親中力量、工商界或泛建制陣營:民建聯、自由黨、團結香港基金、齊心基金會、政賢力量以至是政治定位頗受爭議的民主思路。上文提及的幾名年輕精英,亦在其列。

行政體制跟民間聲音愈行愈遠

誠然英雄莫問出處。在這回政治任命官員中,不少成員都學歷高、擁有深厚的行業和專業經驗。不過,這些個人成就似乎不是政治任命的充分原因。學者方志恒和呂大樂今年合編了一本新書,名為《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醞釀中的社會及制度裂痕》(Hong Kong 20 Years after the Handover: Emerging Social and Institutional Fractures after 1997)其中方志恒所寫的章節,便統計了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3屆政府的政治任命官員的「勢力分佈」:建制陣營人士所佔政治任命官員的百分比,由董建華時代的5.9%,上升至梁振英時代的13.6%;同期報稱無黨派獨立人士的百分比,則由94.1%下降至86.4%。然而據我個人觀察,所謂的獨立人士不少都出身於官僚集團,又或曾跟官方法定和諮詢組織打交道的工商界與專業界人士。

香港官僚配以建制力量治港是常識吧?這樣的治港組合,是多年來香港的「維穩」主力。不過,把政治任命班子跟民選立法會議員的組合相比,便能意味到香港行政體制,是如何跟民間聲音愈行愈遠。香港民選立法會議員中,有親中派、工商界人士,但也有大批民主派、開明專業人士以至是社會運動人士及本土派。後者中亦不乏有學歷高、擁有深厚的行業和專業經驗的人才,然而他們是進不了管治系統的(前民主黨員羅致光是極少數的例子)。

再細看民選立法會議員的陣容(包括那幾名被取消議員資格的「當選議員」),其中不乏「出身寒門」的子弟:學運領袖、社工、「維權律師」、工會中人、教師、每天直接處理市民投訴的議員辦公室人員或民選區議員,以至是以往沒有固定受薪職業的「社會運動家」。再看看政治任命官員那些「顯赫」履歷:副總裁、企業高級行政人員、當了幾十年官、某某政治人物或陣營「栽培」的人才等,頓時便感到什麼叫做「門閥」。當然,擁有「勵志」故事的政治任命官員,大概還能自詡是「出身寒門」。不過,一些晉身了「門閥」幾十年的「寒門」,還能算是「寒門」嗎?

「遴才系統」日漸成形

行政機構和立法會各有司職,選才之道或有所不同。然而,隨着香港官僚集團配以建制力量的「維穩」方略大局已定,這套「港式九品中正制」的「遴才系統」亦日漸成形。除了每年幾乎是「萬中取一」的政務官選拔試以至是極少數被建制黨派刻意「栽培」的政治人才外,「沒靠山」的「寒門子弟」,能夠進入香港管治階層的機會,大約跟駱駝走過針孔差不多。

刊載於明報 2017年8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