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種族融和光環

6年前,緬甸「民主女神」昂山素姬風頭一時無兩。當時緬甸軍政府取消對她的軟禁,走向和解。同時,「民主女神」願意參與「半桶水」的國會民主選舉。外國輿論咸稱緬甸軍政府路向正確,昂山素姬背負着民主光環,顯示溫和非暴力路線才是民主發展出路云云。但近來,昂山鐵腕對付羅興亞族人,國內又對其施政不彰有極大意見,可謂腹背受敵。

昂山素姬腹背受敵

外界仍有人對昂山疑中留情。認為所謂羅興亞族人,本不是緬甸境內的人民,乃由英國殖民時期,從外地遷入,以解決經濟發展需要的「外人」。後來羅興亞人慢慢聚居及發展,更由移民自稱為「羅興亞」族。在英人撤退之後,這幫人受盡歧視及軍政府的壓迫,因為羅興亞人的問題,乃源自殖民主義之禍,並非完全是昂山所造成。

誠然,「英帝」之殖民政策,其中一個禍害就是從其他殖民地遷入不同民族,協助當地經濟發展需要,加上西方各帝國在殖民地劃界之時,從不考慮各種族的生活邊界,於是「英帝」殖民管治的後期,當各族知悉「英帝」走佬之時,往往出現種族仇恨。近如8月肯尼亞總統選舉,肯尼亞國父之子肯雅塔在本月初被判連任失敗,因為最高法院判決選委會程序有瑕疵,選舉無效。表面上,肯尼亞最高法院之判決,罕有地否定執政當局之舉,外界咸稱是法治之彰顯。但細心理解,肯雅塔代表的是當地基庫尤(Kikuyu)族的利益,素來就是體制既得利益者;而反對派奧廷加卻是來自廣義上的盧奧族群(Luo)的社區,代表的是被壓抑的一群。於是,肯尼亞總統選舉可以算是兩大種族之利益衝突。

更少人提到的就是南亞裔人士在非洲殖民地的問題。肯尼亞中小企之中,實力較大的居然是來自南亞的族群。因為肯尼亞在上世紀初,大量南亞移民湧入,成了城市經濟的中堅,導致1963年獨立後,新政權「排印」,逼走大量南亞人回祖家「英帝」搵食。烏干達呢?1971年阿敏(Idi Amin)上台後,將經濟失敗的責任歸咎南亞人,並迫使大量南亞人離開烏干達。至於緬甸呢?自獨立後,軍政府軍事獨裁管治,致力打擊境內的少數族裔例如撣族人,早為國際社會詬病。至於軍政府指稱境內之「緬共」受中國指揮,對華人一樣高壓對付,部分人更要遠走澳門及香港避難。

外界有否施壓或提供協助?

然而,在昂山素姬上台前後,一直對於境內少數族裔的政策,閃爍其辭,好像有苦衷似的。由於外界一直對她歌頌有加,給予道德光環也來不及,就沒有強力地要求昂山積極地處理好種族矛盾、理順緬甸少數民族的訴求。到了現在,好像赫然發現一個「暗黑」的昂山,於是立即訓斥痛罵之。但是,外界又有沒有對昂山有足夠的施壓,又或者提供國際協助,協助昂山調和種族矛盾呢?聯合國早前發表報告,已認為羅興亞人生活艱困,亟需支援,轉頭緬甸政府軍就出動鎮壓。除非國際間能聯手協助緬甸處理危機,否則隨時會爆發人道危機。

「英帝」倉皇撤出緬甸,境內的種族問題一直都是政治炸彈。獨立後的軍政府,既無法消滅境內民族,一律鎮壓之。「英帝」已離開緬甸近70年了,連緬甸政府也換了3代領袖,到現在還有外界「賴」「英帝」遺下種族政治炸彈為昂山說項,實在情何以堪。國際社會與其花時間挖苦昂山素姬,又或者怪責「英帝」,不如多花精力,搞人道援助也好、要求各國政府共同施壓也好,至少要逼「民主女神」正視問題,不能因為她曾有民主光環,當一朝得志之時,就忘記了民主自由的真義。

刊載於明報 2017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