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傑:本土就是「港獨」? 香港媒體呈現的本土論述

2017092101

各大專院校的民主牆風波繼續成為社會熱話。其中,大學校園中出現「港獨」標語,持續掀起部分社會人士、校方以及校園組織之間的紛爭。自從2014年一連串政治風潮後,港獨議題漸成香港社會公共話題。2014年,民間醞釀佔中運動、人大常委公布有關特首提名門檻的「8.31」決定,隨後學運演變為雨傘運動並以清場告終。翌年1月時任特首梁振英批評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提倡港獨。惟接下來兩年,提倡港獨的組織不斷出現。2016年,有10多所中學的本土關注組於9月開學之時,因派發文宣品而跟校方引發不同程度爭議。

回歸後3波本土思潮

由於港獨思潮強調香港的主體性,故此大眾不時都會將之理解為香港本土論述的主要文化意義。然而細閱回歸後香港本土論述的爭議,不難察覺在「本土」這符號下,出現了不同類型的政治主張和文化論述。本文嘗試整理回歸後的香港新聞論述是如何呈現本土概念,並討論回歸20年以來香港本土論述的演變(註1)。我主要從慧科新聞搜索平台輸入「本土」以及其他相關字眼,以觀察由1998至2016年每年出現多少篇相關新聞報道和評論。另外我選取了不同類型的報章作為研究材料,使研究包含香港不同政治光譜和社會族群(註2)。

圖1顯示了由1998至2016年計,每年出現「本土」字眼的新聞報道和評論文章數目。回歸初年「本土」似乎並不是香港新聞論述中常見字眼。然而自2000年起,香港新聞論述出現了第一波本土思潮,並於2007年邁向一個高峰。其後在2011年本土思潮又再冒起,出現第二波的上升趨勢,並於2014年起出現第三波的「高浪」,驟然成為香港新聞論述中顯要話題。自2014年起的第三波本土浪潮,時間上跟出現於雨傘運動之後的港獨思潮不謀而合。而自2011年而起的第二波本土浪潮,時間上亦跟中港矛盾的發酵時間脗合——大家大約應對早幾年的「搶牀位生仔」、「搶奶粉」、「搶學位」等爭議還有些印象吧?然而讓我感興趣的是第一波本土思潮的由來:是什麼社會力量推動第一波本土思潮?這第一波本土思潮又是如何維持了足足10年時間?在這10年間本土思潮又有何起起伏伏?

2017092102

「本土經濟」的討論 似是第一波「推手」

圖2顯示了兩組跟本土概念相關的字眼,於香港新聞論述的出現頻率:藍線是「本土經濟」,紅線是「本土文化」。這兩組字眼的出現頻率,只佔圖1中有關「本土」字眼的新聞和評論數目的小部分。不過把這兩組搜尋結果放在一起,則可看出自2000年起,香港社會突然多了很多人談及「本土經濟」,並於2003年到達高峰。談論「本土經濟」的熱潮自2004年起回落,並漸漸被「本土文化」的論述趕過。2000年是香港遭受亞洲金融風暴打擊後喘定的年份,但其後便發生科網股爆破以及2003年SARS疫情拖累香港社會經濟的低迷之年。這幾年歲月恰巧就是第一波本土思潮冒起及成形之時。似乎「本土經濟」的社會討論就是第一波香港本土思潮的「推手」。

2017092103

翻查特區政府2002/03年度財政預算案,時任財政司長梁錦松於預算案演辭第31段談及香港本土經濟:「促進本土經濟發展,可以推動內部消費,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亦可發揮本地文化特色。我將會親自主持一個跨部門小組,推動本土經濟的發展。」

從上文可見「本土經濟」的主要社會功能,便是推動香港內部需求、創造就業機會。類似文句亦見於2003年時任特首董建華的施政報告中,第57段便提到要「推動本土經濟,堅決打擊黑工,以增加本地就業機會」。第一波本土思潮看來是來自當時特區政府於社會經濟不景氣時的「自救」措施,把「本土」詮釋為提供就業機會(主要是基層工種或社區經濟活動)。然而自2005年政府換屆後,官方少了談本土經濟,而香港經濟亦漸漸步入復蘇期。

「本土文化」的興起

不過當政府推動本土經濟之時,香港民間亦漸漸出現文化保育運動,推動保育舊區的社區網絡,反對以「賣樓」為主要目標的市區重建項目。2004年後無論是施政報告或財政預算案,亦開始回應民間的文化保育訴求。這種「本土文化」的興起,亦見於圖2的紅線中。

圖3是有關「本土保育」論述於香港新聞論述中的出現頻率。我以「本土」字眼為骨幹,再配以「集體回憶」、「保育」或「社區」中任何一個字眼一起搜尋。結果顯示自2006年起,「本土保育」突然爆發成為本土思潮重要元素,並於2007年的高峰後持續出現於香港新聞論述。其出現頻率的數目,也佔圖1中「本土」字眼相關的新聞和評論的小部分,但其發展趨勢則跟2006年保衛天星碼頭運動、2007年保衛皇后碼頭運動、2009年反高鐵運動以及其後的新界土地保育運動不謀而合。

2017092104

本土運動「由左變右」

在港獨和「反蝗」口號下,香港本土思潮如今已成為跟中國內地社會及民眾勢成水火的運動。不過原來在10年前,香港民間的本土運動是源於反對功利的「中環價值」以及「賺到盡」的「地產霸權」,重視人文價值,並且希望連結不同公民社會的基層力量——包括在內地社會受壓迫的勞苦人民——以對抗資本主義的不公義剝削為宗旨。這些階級理想和身分認同,在如今的本土思潮下多被批評為「離地左膠」。回顧第一波香港本土思潮,也算是見證了香港本土運動「由左變右」的發展過程。

香港本土思潮非「天然獨」

總括而言,香港本土思潮並非「天然獨」。它是在回歸後糅合了社區經濟的自力更生概念、文化保育的身分政治,以至是階級抗爭的理想。

不過在2010年以後中港矛盾激化,以至是2014年雨傘運動後的政治挫敗感,使「中國因素」成為香港政治、經濟和社會不滿的「最大公因數」。港獨思潮就在這時候發展成為香港本土運動的重要論述。

註1:本文改寫自我一篇學術論文,詳見"Discursive opportunity structures in post-handover Hong Kong localism: the China factor and beyond."(2017)Chinese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註2:此研究選取了《東方日報》、《蘋果日報》、《明報》、《信報》、《星島日報》和《大公報》

刊載於明報 2017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