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大樂:一帶一路謀突破 港不能只看短利

2017091903

我早前撰文指出,到目前為止,社會上所見到有關「一帶一路」的投入,仍是象徵式的居多,而踏實的以及長期者少。問題之一是我們的所謂國際性連繫,基本上是傾斜於英語世界,一離開了那個系統便明顯地缺乏優勢。關於這一點,已另文談過,在此不贅。

應付世界新秩序 港人須求變

問題之二是多少跟語言的多元化程度有限相關,我們對中國、英美以外的文化的認知亦相當表面(甚至在很多方面,是相當無知)。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機會是給予有準備的人,那麼面對一帶一路這個新課題,我們事先並沒有做好功課。而假如我們的問題只在於準備不足,那也還好,因為只要日後認真起來,我們仍可能有機會後來居上。不過,在我看來,我們的問題並不在於缺乏準備,而是從來都沒有想過有需要做準備。

香港社會所缺乏的,一是態度,二是基本功。在態度方面,我們至今仍很天真的以為,我們未來的競爭力順理成章的是建基於已有的基礎之上,從來沒有想過要應付世界的新秩序,有時(或應說很多時候)是需要全方位的大轉變。在應付這一種轉變的過程中,恐怕並不容許被動的、反應式的、事後的回應。

須改短視態度 打好基本功

長期以來,香港社會並不習慣政府規劃,也不喜歡規劃。以往的做法是順應市場,而不是主動創造條件。而當中一個十分重要的考慮,是我們會否接受一些在中、短期內不會有經濟回報的項目。

一直以來,香港社會很「踏實」,不會為了甚麼政治工程,而做一些脫離經濟現實的事情。這種態度的好處是十分實際,但缺點則是不會想得很長遠,同時也不傾向於做一些沒有即時回報或沒有經濟實效的工作。我們習慣這一種處理問題的方法,如果不作出轉變的話,難有重大突破。

而這跟第二點是相關的。沒有態度上的轉變(對回報的重視、不作無謂的投資),我很難想像香港社會可以做好它的基本功。近期很多社會意見領袖提及香港的科研人才及創科動力不足的問題,並且指出教育改革的需要,這是一種求變的聲音。但我想補充的是,其實我們也不見得是重視人文學科,真心覺得有需要提高市民的文化、歷史知識的質素,為面對新的全球化底下的環境做準備。

科創不足文化冷淡 港難有作為

事實上,我們並不重視科研,因為那需要投入,而不知道是否一定有經濟回報;同樣,我們也不重視文科,因為他們也沒有甚麼市場價值。現在,我們有意登上一帶一路的發展快車,但竟不自覺對它所涵蓋的國家的宗教、文化、歷史、價值觀等等不同方面缺乏認識。

要全面的做好基本功,那需要我們放下過去某些熟悉的想法,再而實實在在的想一下,究竟一個抱有願景的社會,需要做一些甚麼基本投資、建設。而社會上對人文學科的冷淡態度,充分反映出香港社會於心態上的問題。

究竟一帶一路是否真的是一條出路,這肯定是可以討論的,絕無必要因政治考慮而奉之為(對香港而言)一定正確的策略。但在思考這個問題時,如果香港社會不放棄只看經濟的習慣,相信只會重複舊有的錯誤,結果難有甚麼作為。

刊載於香港經濟日報 2017年10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