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換掉腦袋最緊要

2017101301

看官有否留意,民政事務局的網頁內有一個「公共事務論壇」。當年成立的目的,也是希望青年領袖有地方發表意見。早幾年前,還有一些非建制的「80後」青年在這裏的博客發表文章。不過,博客曾有一段時間乏人問津。現在呢?博客內的非建制派青年博客沒有了,絕大部分都是建制派的青年。而且,還有博客裏的青年才俊,其文章已有4年沒有更新。

青年問題已不止是買樓置業

如果這些是代表青年參與香港政府的聲音及渠道,不單博客人選相對偏頗,而且他們的意見,也不見得受到政府之重視。過往10多年,政府時不時要提青年政策,在曾蔭權主政時候已提出讓青年更多地參與政府決策。在問責制成立之初,更有30多歲的青年做政治助理。後來呢?曾蔭權主政時代,部分青年政助已經離開;到了梁振英時代,更出現50幾歲的政治助理。青年議政參政的空間是收窄還是增加呢?在1997年之後,政府亦提過「青年議會」的做法,讓青年人透過青年議會,吸納入體制推動政策。當然,又是無疾而終。

過往十多二十年的經驗可見,政府對青年的聲音,不是沒有提出政策及方法;但是經驗可見,一或雷聲大雨點小,一或無疾而終。於是,當3年前佔中及雨傘運動之中,大部分青年在街頭怒吼,才讓部分人士意識到,青年問題已不止是什麼買樓置業那麼簡單,而是更進一步的政治民主及自由開放。

所以,昨日林鄭月娥施政報告內,提出針對青年的「三業三政」(學業、事業、置業;議政、論政、參政)的「新政」,其方向沒有錯。不過,過往兩屆的特首也有如此認知,也有針對性的政策回應,但效果有限。例如青年置業買樓的前提,是香港的社會前景有希望,有向上流動的機會及動力。向上流動的動力在於經濟多元。

過往兩屆政府也不是沒有提過產業多元,曾蔭權更提出「六大優勢產業」,意圖扭轉單一依賴金融地產的經濟結構問題,結果還是徒勞無功。以創意產業為例,董建華時代已開始提出,到了筆者在大學任教創意產業之前,也在媒體工作,算是政府定義下的創意產業的其中一個重要行業。十幾年來,我們見到的是,政府在資源推動、產業再造方面做得不足,例如市建局成立了「動漫基地」以扶助動漫業,結果現在的動漫租戶都走了,而樓下往往聚集市民玩「Pokémon GO」。另外,政府過往以短期基金資助方式資助創意行業,成效亦不彰。現在林鄭再談創意產業,好似是青年未來就業的希望似的。但既然過往3屆特首,在推動創意產業方面都乏善足陳,難道現在特首換了人,在執行方式、人事作風及制度規章不變之下,就忽然點石成金麼?

首要帶頭拉低行會平均年齡

因此,歸根結柢,就是要「換腦袋」。政府每年聘請約40名AO(政務主任)、百多名EO(行政主任),大多大學青年畢業生。這100多個大腦,是大學精英,而且是比較溫和的聲音吧!單是在制度內,讓這班青年可以出更多的點子、在政策上有更多的ownership,相信已經有大把新招好「橋」。

為何政府的政策仍是因循守舊、無法轉身呢?關鍵在於政府的決策者,敢不敢「換腦袋」,而不是一直「拍腦袋」做事。

政府首要帶頭,把行政會議的平均年齡拉低。做得到嗎?

刊載於明報 2017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