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大樂:大灣區發展 須考慮資源全面互通

2017110201

在香港,討論問題的一個特點是我們能夠容忍一些老問題繼續是老問題,沒有嘗試解決問題,也未有正視矛盾。這不單純是視而不見,裝作相安無事,而且更有種自欺欺人的傾向,不單止迴避問題,並且用盡各種說話的技巧,嘗試將問題「變走」。

缺危機意識 矛盾愈演愈烈

舉例:區域融合。相關的活動在2003年以後加快步伐發展,至2008至09年左右逐漸形成社會矛盾,而由於缺乏危機意識,結果所謂的中港矛盾愈演愈烈,形勢至今尚未扭轉過來。但香港與整個國家的發展接合、區域融合是大趨勢,盡管問題未有處理,但高鐵、港珠澳大橋快將落成,而中央政府亦有計劃推動大灣區發展,相關的問題必定又再成為社會議題。而我們都清楚知道,這個問題不單止不會「船到橋頭自然直」,而且還會因為大灣區的概念(及其引伸的新形勢),而出現新的矛盾。

明顯地,客觀形勢的發展遠快過主觀上的心理、政策及其他配套的準備。而總結過去十年香港處理區域融合的經驗,若然又一次準備不足,沒有做好管理的工作(如當時對如何管理內地遊客訪港缺乏評估及迅速回應的意識),則肯定會製造更為激烈的矛盾。

港拓創科 難只靠本地人才

未來大灣區發展必然碰到一個核心概念:各種資源——包括人才——的自由流動。長久以來,這是一個不好講的問題。一國兩制原來的設計是一種受控制的流動——內地歡迎香港資金和人才於經濟活動範圍內發揮作用,但在其他方面則不會全面開放;而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有別,於是內地人士進入香港,需要先獲得簽證。在1997年(甚至是2000年)以前,這基本上是一種「不對稱的融合」。雖然香港的資源在內地的流通亦會受到國家的種種制度、規定所限制,但大致上可以相對地自由地流動。

而由於當時香港的生活水平顯著地高於內地,港人在內地的身份問題(如戶口、社保等),沒有太多人有興趣加以理會。現在,當大家都鼓勵年輕人到內地發展時,才發覺其實香港人才要真的全面融入內地,面對不少障礙。

對這些制度性障礙缺乏全面了解固然是一個問題,但更大的問題是大家對進一步認識困難所在,亦缺乏興趣。早前何建宗和夏瑛對香港學生在內地尋求事業發展所遇到的障礙的研究,提出了很多頗有參考價值的觀察。但坊間對此反應未見積極,多少說明了一些問題。

人才雙向流通 勢成敏感題目

而區域融合和人才流動的另一面,是未來大灣區內資源流動是否可以有來有往,更多直接通過市場機制來作出調動?現在香港在低端及高端人力市場都出現人才不足的問題,而如果要認真發展創新科技,大概也不可能純粹依靠本地人才。

事實上,近年深圳之所以能夠在新科技方面有重大突破,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因為它可以吸納全國各地的人才。將來大灣區在發展上要更上一層樓,必須考慮資源全面流通的問題。但放到香港的處境和一國兩制的框架裏,則會成為一個極其敏感的題目。

可是,在大灣區的層次上,又總不可能是香港境內的人才市場受到保護,而港人則可以在區內自由流動。香港社會和港人需要思考這個問題,並不是遙遠的事情。不過,暫時所見,則似乎整個社會上上下下都不會進入這個課題的討論。

刊載於香港經濟日報 2017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