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東、鄺英豪:非建制派欠財源 選舉難協調

2017113001

距離明年立法會補選尚餘四個月,建制派幾乎篤定參選人,只等正式公布。但非建制陣營仍為初選機制爭吵不斷,有提出以電話民調進行,亦有要求以實體票站舉行,民主黨甚至提出以「棄選」取代「初選」。

最後能否協調一個各方接受的機制?假設機制定立後,會否有非建制派人士繞過機制堅持出選?局勢仍充滿變數。

為甚麼非建制派難以協調?討論大多聚焦在意識形態上不同,亦即是政治光譜碎片化問題:非建制陣營內各有山頭及支持者,單單本土派及泛民主派的理念,有根本上的不同,加上以往的矛盾衝突,雙方能夠協調空間極少。泛民主派內部的「牙齒印」亦不少,要各派間互相支持,亦非簡單。

不過,是次補選是由政府取消議員資格而來,本應令非建制派間相對較為「同仇敵愾」:他們最大共識是,要奪回失去的議席,取回立法會分組否決權,以免建制派漁人得利。如果不是非意識形態問題,非建制派為何未能達成共識?

回歸一個最基本問題:政黨的生存空間。政黨要營運下去,最重要的便是財政資源。不同於建制陣營坐擁大量資金,非建制派往往財政緊絀、「艱苦經營」。對後者(尤其是當中的小型政黨)來說,一個立法會議席,就是一份收入,讓政黨繼續維持運作下去、避免「亡黨」的關鍵。既關乎「生死存亡」,可以退讓的空間無疑就小了許多,協調也就幾近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議席收入 可助政黨生存

相反,對建制派來說,豐厚的財政資源除了令他們減少陷入「非參選不可」的困境外,更有助擺平一些堅持出選的「異見分子」。想像一下,如有建制派成員對要「讓路」予某位特定參選人表示不服,該黨領導大可對他說:「今次補選要以大局為重,先忍一忍……黨可加大對你地區工作的支援,為你下次出選打好基礎。」上述場景純屬虛構,但當中邏輯不難理解:龐大財力令建制派在擺平各種意見、利益衝突時,有極大操作空間和迴旋能力。而非建制派能做到這一點的機會相信甚低。

非建制派長期財源不足,就是導致他們總是「自相殘殺」的深層次原因;也就是說「非建制派多人撞區,建制派則分配得宜」的情況,其實是結構性、難以改變的情況。可以預期,類似的狀況只會陸續有來。

刊載於香港經濟日報 2017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