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講錢外交的年代

2017111002

美帝侵侵去亞洲,簽咗好多協議,去到強國仲開心,飲飲食食。我響呢邊睇,我啲華人DNA上晒身。即刻感到,強國今次好似係禮遇緊美帝,但係,感覺上係當侵侵係一個來朝貢的遠方大國,好似好禮遇,其實,哈哈!讀得多中國歷史,大家明解啦。

你估侵侵啲朋友真係傻成咁,唔知強國上下點睇咩?美帝都有中國通,一樣識得強國數千年文化,點會feel唔到強國之用意。不過侵侵係一個生意人,為咗做單「刁」,咁樣屈下膝又有乜所謂?只要佢響強國搵到水,搵到錢俾美帝開飯,真係做乜都可以,呢啲「禮遇」,佢公開場合之時,一定會笑到四萬咁行出來。呢啲係生意人之本能,侵侵識做嘅。

上台咁耐,相信大家開始明白,侵侵嘅外交係乜嘢貨色。美帝之所以係帝國主義,當然係因為佢地係世界警察,經濟資源剝削者。由於佢地要四處掠水,四圍搵市場,於是就要有足夠嘅軍力去維持秩序,一起搵水。但好多時,大家會忽略咗,歷代嘅世界強國,唔單只係要掠外國嘅市場,仲要有一種文化上之使命,即係要輸出一套,美帝覺得有意義之文化價值。我地叫做文化輸出,佢地叫做文化使命。

文化之使命感,美帝響外交政策上,近三十幾年成為咗一場外交角力戰。美帝會用個理由,四處去干預別國內政。於是,響好多時候,當美帝強勢去各國搞外交之時,好多異見人士就希望美帝元首,要借呢個機會幫他國之人權問題發聲。好多人以為,美帝咁樣做,都只係為咗利用異見人士去迫弱國跪低之手法,查實係人權為主,經貿優先,但其實美帝政府真心相信,民主自由係最重要之價值,全球都應該遵守。

依家侵侵之操作,完全顛覆晒。佢把口大吹大擂美帝自由民主之偉大,但佢係對乜嘢人權外交呀,推動其他國家之自由民主,冇乜興趣。咁樣真係頭痕。以前美帝仲會話,呢個小國雖然細,但係就服膺於民主自由價值,點都好過同啲獨裁政府做朋友。侵侵就真係完全唔同,佢唔會開口埋口講心,佢只係講金。各國願意磅水去美帝,願意去美帝投資,肯去畀美帝之軍事保護費,就係朋友。至於呢位朋友,係乜嘢政權,係唔係民主,佢就唔係好關心。而且,佢又唔會四圍去宣揚自己民主有點叻有幾勁,佢會講,你呢啲小國搞唔搞民主,有冇自由,我亦唔會關心。但萬一有組織有外國人去搞美帝之利益,侵侵就會去扯晒馬去打你。

美帝之外交去到「去價值化」,明買明賣,真係大開眼界。美帝選民buy唔buy?哈哈!至少共和黨響地區選舉輸咗,侵侵唔會覺得關佢事。侵侵佢地會覺得,係因為候選人唔肯走「侵侵」路線去競選而已!抵輸!

刊載於am730 2017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