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健民:十九大後 林鄭的懷柔策略還行得通嗎?

中共十九大會議圓滿閉幕,總書記習近平的核心領導地位進一步得以鞏固,昂首闊步開展他第二個任期。十九大報告中與港澳政策的相關內容不算太多,亦無甚新意,但當中的論述還是值得我們細心思考。其中3點更是至為關鍵。

十九大港澳政策論述 3點關鍵

第一,是「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提法。這種講法其實並無新意,因為在近年多份中央文件以至領導講話中也表達了類似觀點。當中重點是中央對港擁有的主權是「全面」的,假如它覺得有需要,是可以用任何方式介入香港事務。所以,中央從這個角度來看,香港人是幸福的,因為它選擇了以「高度自治」原則處理香港問題,以寬宏大量的態度,透過《基本法》授權特區政府自行決定國防外交以外的其他事務。言下之意是港人要緊記特區的種種自治權是國家的恩賜,港人不單要感恩,更不可反過來以一國兩制原則掣肘中央;同時國家對港的全面管治權其實早已寫進基本法,當中羅列出來的各種中央權力並非只是象徵性質,回歸以來備而不用只是國家的策略考慮,有需要時中央必然會使用這些權力,絕不手軟。翻來覆去就是要重複一個信息,就是港人不要以為中央過去寬大為懷,便可以膽大妄為挑戰國家底線。

第二,對於前景,中央絕對是信心滿滿,港人無必要對一國兩制未來有任何擔憂。報告明言到了2035年,國家全面小康的目標將可達到;而到了本世紀中葉,社會主義現代化這個歷史任務也將基本完成。所以中央彷彿要告訴那些持「中國崩潰論」或「支爆論」的人,不要再癡人說夢自說自話,中國不單不會滅亡,反之中華民族的強國夢勢必會開花結果;部分港人所謂「2047」的憂慮更是杞人憂天庸人自擾,因為一國兩制前提在於中港共同富裕同步發展,2047年正好是中國國力如日方中之際,屆時國內制度只會與世界更加接軌,那又何須擔心特區往後日子怎樣走。從此推論,中央會認為那些對一國兩制未來表示擔心的人,不是拒絕承認中華民族正快速崛起的事實,便是對國家存心對抗不懷好意。無論如何,這些人在國家心目中都不是值得爭取的對象。

第三,中央也對特區下達了政治硬任務。報告包含了3個具體指示:首先是要致力維護國家安全和主權,換言之特區政府絕不能對各種分離主義和挑戰中央權威的行為手軟;其次是要增強港人國家意識,就是說不單要積極防止香港成為反共基地,更要主動去教育民眾如何愛國、怎樣表示忠誠;最後報告也責成各方要發展壯大愛國力量。「愛國力量」可以是單純的集體感性和情緒表達,但也可以是有組織、有群眾、忠誠可靠的政治力量,能在各個領域上佔據位置,隨時配合國家需要。

中央對港囑咐 為港府添壓力

這3個對港人「要知分寸、要相信國家、要愛國」的囑咐,自然會為特區政府增添壓力。林鄭月娥必須全力以赴,利用公共資源、政策以至立法去促進這些發展,不能辜負國家。

但這個中央對香港事務更為積極主動甚至近乎微觀管理的趨勢,對試圖以「去政治化」策略去管治香港的林鄭是一個很大考驗。林鄭上任以來的管治哲學是少談政治、迴避爭議,把精力專注民生搞好經濟,並希望以此去建立威信民望以達到有效管治。

但十九大的政治任務恐怕只會帶來更多中港摩擦,令她無法完全置政治議題於不顧。對於中央的期望,她自然必須有交代、交出功課。但過去半年,她嘗試盡可能以冷處理方式去作回應。就是說作為特首,有些表現緊跟中央的基本動作,她不得不做,有些政治正確說話也無法不講;但在滿足了基本要求、付了最低消費後,她努力做到點到即止甚至嘗試轉移話題。校園「港獨大字報」風潮,她當然要出言譴責,但在一輪發言後她和主要官員便封口不提,不再評論。又例如中央官員一再囑咐要加強港人對國家認識,初中中史課程出台算是回應了這個要求;但除了如何處理個別香港歷史事件外,課程內容大致無甚爭議。至於判斷為「完全沒有可能解決」的分歧如政改等議題,她就索性把它束之高閣不作討論。

到目前為止在處理這些中港矛盾的「香蕉皮」、「燙手山芋」時,林鄭與上任梁振英不同之處是只求交差,不會主動「加碼」,更不想撩是生非。同時在中央定下的政治框架不能動的局限下,她也嘗試以小恩小惠向反對派示好,例如立法會補選安排、不對馮敬恩判刑提出上訴、考慮重開「公民廣場」等。她的路線就是嘗試說服中央,即使要落實從嚴治港的方針,也可以用「軟着陸」方式進行,毋須事事以十足火力去與反對派碰個你死我活。林鄭大概相信這一種與反對派不戰不和的混沌狀態,也許正是在目前政治低壓、中港關係緊張但又無法在短時間內把反對派力量瓦解的現實下,唯一可以維持特區最基本管治的選擇。

中央是否接受這種策略,關鍵在於林鄭能否證明這一套真的行得通。故此她必須在未來一兩年用成績去說服中央,她既有能力把種種挑戰中央的行為控制在一個合理水平,而這種柔性政治手段又確實可為特區政府帶來更多空間,令她可解決各種民生和管治問題。唯有如此中央才會給予她更多支持,給她更大自由去與反對派互動。但她要拿出成績還取決於兩個因素。第一是林鄭能否壓住建制陣營,要它少生事端。不幸的是每逢有中港矛盾出現,總有何君堯梁振英之流爭先恐後去表現「愛國情操」,用盡一切手段去爭取中央官員眼球,務必要把事件不斷升溫。這也令特區政府變得被動,甚至不得不予以配合。這股「愛國力量」三教九流各懷鬼胎,如何可以整合這班人的隊形去配合自己策略,是林鄭政治手腕一大考驗。

各方都有責任尋突破僵局可能性

第二,懷柔策略是否成功,當然取決於反對派如何回應。反對派可有兩種選擇。它可以用一貫邏輯去看待新政府,就是特區政府只是中央傀儡,任何所謂善意行為只是「糖衣毒藥」、「語言偽術」,義無反顧地與林鄭對着幹才是正道。結果林鄭自然寸步難行,而「中央對港絕不手軟」說法也變成了一個自我實現預言。相反,反對派可以考慮一種大膽策略,在處理中港衝突時要表現出某種程度自我克制,在宣示立場時懂得適可而止,而在非政治議題上更會嘗試尋求與政府對話甚至合作的可能,共同商議解決問題完善政策的出路。在今天的政治氣候下這種選擇自然存在很大風險,「忘記初心」、「背棄原則」的指控必然會此起彼落;但要突破目前政治死局,我們實在需要各方拿出更大政治勇氣去嘗試。

回歸20年香港政治陷入一池死水。在這個山窮水盡沉鬱苦悶的政局下,各方都有責任走出自己的安全區域,去尋找突破僵局的可能性。

刊載於明報 2017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