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大樂:原地踏步也變為艱巨工作

2018013101

回望回歸以來香港的政治發展,老問題總是不停重複出現。表面上,什麼危機、巨變,甚至部分人視為「革命」的狀況也曾經爆發,但在各種現象背後,似乎存在一個沒有怎樣轉變過的「核心」;於是經過一段並不太長的時間之後,香港政治又回到它的「起點」,再而另一次循環。

蜜月期似到終結

當然,事物發展總不會完完全全是歷史重演,但時間的過去並不等於有所進步。問題尚未解決--這是過去20年的社會政治狀態。

從這個角度來看,近期一些評論人所講,由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跟香港社會的「蜜月期」似乎已經來到終結;其實,只是過去幾屆政府(梁振英政府或是例外,因為基本上不存在「蜜月」這回事)的經歷的翻版。

在事態的發展過程中,總會有意見認為,問題的出現是由這項技術錯誤、「關公災難」,又或者處事手法不當所導致。可是,當我們細心觀察時,不難發覺,同樣的大小錯誤,差不多都以不同的形式重複出現。

很多人會把這些錯誤或施政不足連繫到領袖的管治能量、個人能力等問題之上,於是很容易聯想到特區政府領導班子是否缺乏管治經驗或能力,又或者他們的政治鍛煉仍有不足(畢竟至今仍未有經過全面民主化選舉的考驗),把討論問題的焦點又放回到個人層次之上。

這種討論最為有趣的地方是,之前曾被視為個別領導的強項,很快又會成為他的最大弱點。只要暴露出弱點的時候,所有問題又再次回來。各屆政府之間的差異,不在於有無問題,而是能否把出現問題的時間延後一點而已。

其實,大家又並非不明白問題出於何處,只是過去20年已反覆討論多次,為何特區政府認受性不足的「先天缺陷」總是無法改正過來,皆因她牽涉的巨大制度性變革,至今仍無法說服北京,在一個自由社會裏,沒有政治上的大動作,恐怕無論怎樣「換馬」、重組團隊,還是無補於事。

又或者,從中央的大局觀念來看,不能因小而失大,若讓香港的小局出現如此重大變化,後患無窮。特區是否是時候「動手術」,非由內部因素決定,而是由國家發展步伐所支配。

民主化並非解決香港政治發展時遇到問題的萬靈藥,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所以,以上所講,並不是說「解藥」就放在面前,只是有人不願接受意見而已;而是在過去這段日子裏,只見政治矛盾、衝突不斷升溫,而鮮有嘗試探討在那個大局出現轉變(或者可以容許大家想像一下,國家的發展步伐將會加快)之前,香港的內部究竟有沒有解決問題(或朝向解決問題)的中途方案。

何謂中途方案,意見肯定是不一致的。對某一方來說是中途方案,可能另一方會視為制度上的倒退,於是爭議繼續,甚至雙方都不再考慮縮減距離,而是老實不客氣地訴諸權力,實行攤牌--這一方「大石砸死蟹」,那一方只會沒有目標和不計較成效地衝擊。對雙方而言,在他們的議程上,似乎都沒有制度建設這個項目。

享受小山頭滿足感

這邊廂,調和矛盾和化解衝突的興趣以及嘗試明顯減少,同時甚至刻意收縮政治空間;另一邊廂,經過連場動員之後,既無力量重新整合,亦沒有什麼新的長遠打算。

撇開政治修辭的轉變(例如轟烈程度有增無減,彷彿所有政治人隨時準備捨身成仁),其實組織力量(不是指個別行動的爆炸力,而是具延續性的動員能量)未有增長,有時甚至令人懷疑已有所減弱。

近期不少人以「政治疲累」來解釋目前香港政治的狀態,這恐怕只是對現象的描述,而不是一種解釋。

「政治疲累」背後的問題,是各種政治反對力量漫無目的地在政治舞台作出種種動作--是主打於建制以外?還是在制度之內爭取更多民眾的支持?是「曬冷」式和不作任何讓步的總動員?還是以行動來產生政治壓力,期望能夠產生談判的空間?

這些提問看似相當抽象,其實影響到政治形象(不屑議會論政的政治人卻熱中選舉,令人覺得這是機會主義)和動員群眾的能力(例如如何評價中、短、長期的政治成果)。

在很多普羅市民眼中,現時的政治反對力量不單只是一貫的口和心不和,各有自己的計算,甚至趨向於進一步細胞化、碎片化,享受建立小山頭的滿足感,多於真的朝向實踐某個理想的方向。

在極短時間之內,新興的政治反對力量又顯得跟上一兩代政治人的模樣沒有顯著分別。政治劇本沒有改變,而內部的分裂反而更為明顯。處於這一種狀態的政治反對力量,恐怕難有什麼作為,更難在推動政治發展上會有所突破。

如此這般,要原地踏步,也變成為一件艱巨的工作。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