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另一條紅線

2018020102

立法會補選的亂象未完。上周末,選舉主任DQ(取消資格)了香港眾志的周庭;另外,在本欄截稿之前,還有幾名參選人的資格生死未卜。

這次行政當局任意詮釋選舉相關法例,並藉此限制港人參選的行為,已經違反《基本法》第39條有關人權公約內保障的選舉權。但是,這次DQ周庭的行動清晰可見,日後民主派的所謂「議會抗爭」之迷思,是否需要改變呢?如果青年不願意跟隨林鄭月娥提出之「三業三政」(學業、事業、置業;議政、論政、參政)路線「參政」的話,青年的從政之路又該如何呢?民主派各派系又如何回應這場風波呢?當然,現在民主派仍以補選為眼前最高目標,路線之爭暫時擱在一旁。但時間緊迫,若民主派各派系仍然無法有一個未來民主方向的新想法,恐怕兩年後的區議會選舉,是另一場DQ的風暴,最終吞噬了民主派的力量。

香港與台灣政團的關係

周庭被DQ事件,充分展現了北京對於主權及領土完整,以及「憲法一中」(借兩岸常用之術語)的堅持及強硬立場,寸步也不退不讓。熟悉北京政情的人士,一直都知道這條紅線之存在。但是,這次DQ事件的另一主角——姚松炎——卻折射出另一條紅線,卻由於他僥倖逃過被DQ,就遭到忽略。這條紅線,就是香港與台灣的政治團體與組織關係。

細心翻閱選舉主任「詰問」姚松炎的信件,當中有頗大篇幅,是提及姚在2017年1月所參與出席的「時代力量」(時力)搞的論壇,並問及姚是否認同「時力」的主張。由於本欄限制,讀者可自行往「時力」的網址參看其基本政策主張。但好明顯,「時力」的黨綱提出的「台灣的國家地位正常化」,極富「台獨」色彩。選舉主任提出的問題,其潛台詞十分清楚:參選人是否贊成台獨?換言之,這一條紅線是,日後港人參與立法會選舉,不能讓北京感覺參選人支持台獨的傾向。

另一方面,選舉主任的相關問題,直接點名「時力」主辦的公開論壇,其實也是衝着香港政治團體與台灣政治團體的連結而來的。

一直以來,香港的傳統民主派政黨,與台灣民間及組織都有緊密交往。但對於官式交往,則有一定避忌,例如傳統民主派政黨,一般不會出席親綠團體及組織舉辦的公開論壇,以免予外界有民主派政黨支持「台獨」的印象。另一方面,在上次民進黨執政期間,陳水扁政府大抵也不着意更不重視與香港政黨交往,所以傳統民主派政黨與綠營(包括民進黨及其他激進的親綠政黨)也沒有多大聯繫及交流。

但自從蔡英文政府上台之後,台灣官方以至激進的親綠組織,卻相當積極地拉攏香港民主派政黨及團體。筆者在本欄曾經提過,這部分有所謂「聯港制中」的政策意圖及迹象。當然,傳統民主派政黨大抵基於大中華立場,與其公開高調交往仍有避忌,但香港的新冒起組織及人士,自覺沒有太多包袱,又或者看不透複雜多變的兩岸局勢,就與激進的親綠組織公開合作及交流。這次針對姚與「時力」關係的問題,就是向民主派組織及團體發出警告,日後在與台灣的政治組織交流之時,必須信守「一中」的分際,走得太過就要被DQ。這樣會否嚴重窒礙港、台兩地,不同政見的政治團體及民間組織的交往呢?這條紅線已劃了出來,日後又將會如何具體執行呢?

日後需否就國家領土完整表態?

在選舉主任向姚松炎發出的「詰問」信件可見,今次北京藉立法會補選而劃出的參選紅線,既針對港獨,亦是警告民主派團體,有關其與台灣親綠政治組織的交往,以至是否支持「台獨」的立場。今次逃得過「港獨」而沒有被DQ的組織及人士,日後會否需要就國家領土完整(基本法第1條)表態呢?其與親綠組織的交往,會否成為參選立法會的絆腳石呢?這牽涉到兩岸關係發展的變化,老土講句,有待觀察。

(編者按: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參選人另有鄭泳舜、蔡東洲)

刊載於明報 2018年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