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民調的啟示

2018020801

筆者在他報曾經略談歷屆特首支持率數字的啟示,有臉書(facebook)朋友說可否有較詳細的說明。與其躲在臉書群組之中「圍爐取暖」,不如公諸同好,反正這也不是什麼嚴謹的學術研究,乘機也可以拋磚引玉,引起大家對民調數字的研究興趣。

林鄭支持率跌6個百分點有隱憂

事緣最新一次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有關特首民望的數字,看到特首的支持率(技術上是叫做「市民對林鄭月娥出任特首的假設投票結果」)下跌了6個百分點,由51%跌到45%。表面上,特首還享有45%的支持度,看似不壞;但從管治角度,此跌幅確有較大隱憂。

其一,翻閱民調中心的數據,前3屆特首的支持率的下跌軌迹,並非如其他地區如台灣般,有所謂「懸崖式」的下跌。在此,我的定義是指下跌超過10個百分點來做界線。香港市民對特首其實相當厚道,不會大落。從過往數據可見,特首的支持率是穩步下跌——即每次民調下跌,平均都在2至3個百分點之間,並且在連跌4至5次之後會有輕微反彈,直至跌到最低點為止。

其二,特首的支持率,跌到20%左右,就是一個警戒線;而且,一旦跌到20%左右,從過往數據可見,幾乎無法翻身。先以上屆特首為例子。上屆特首決意「唔去馬」之時,為2016年12月。我們看看,其在決定放棄尋求連任之前的12個月之支持率趨勢(因為相信北京領導層會觀察其一年表現,以決定是否容許其連任)。從2016年1月至2016年12月的支持率可見,其支持率平均為20.9%。

那麼,上屆特首是在什麼時候,其支持率跌至20%呢?從數字可見,其支持率在2015年6月開始,已跌到約20%至25%之間。上屆特首在2012年7月開始執政,執政時的支持率為45%。換言之,他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其支持度就蒸發了20個百分點,直至在20%至23%喘定,之後一直無法翻身。

回看首任特首的支持率走勢。他是在2005年3月因「腳痛」下台。下台之時,其支持率為17.8%。我們把他下台前12個月的支持率,做一個平均數,大概約19%。另外,他在2002年2月宣布連任成功時,其支持率為47%。但他的支持率下跌的速度比較快,到了2003年3月,他的支持率已達到20%,之後一直無法翻身,直至下台為止。他大概用了約13個月的時間,就消耗了27個百分點的支持率,然後一度在17%至20%間爭持,但未到任期完結,已經要下台了。

看到這裏,其實香港市民對於特首的表現,表面上厚度,亦可謂「冷漠無情」。因為,當特首民望一旦跌入了「下降軌」,市民認定特首已經無力管治之後,就會一步一步地慢慢滑落。而且,一旦支持率「碌低」,「碌」到20%的支持度時,就不會再給特首任何「拗腰」的機會。

同樣,當北京決定特首的去留,又或者連任的時候,恰好當時在任的特首,其過去一年的平均支持率就在19%至20%之間。必須強調,筆者並非認為,北京在決定特首去留時,是以其支持率多寡為標準;而是告訴大家,當兩任特首下台的時候,其過往12個月的平均支持率在19%至20%之間而已。

擺在眼前的是要避免「下降軌」

不過,以上數字有兩點需要留意。首先,數字是滯後的,因為民調中心由收集數據到公布,約有2至3個星期的差距。在香港,政治一日都嫌長,當某事件會重挫民望時,政府可能要等到民調中心的報告才有較好的回應行動,但已經失去了時機,無法挽回失去的支持。另外,每屆特區的管治風格都有不同,前兩屆政府的施政模式以及民調走勢,未必適用於現屆。因為現屆特首的管治新風格,可能有機會創造奇蹟,打破之前兩任特首的支持率不斷拾級下跌的宿命呢?

所以,現屆特首並非不知道其支持率出現下滑的問題。早前政府公布,調換了新聞處長,相信就是希望在傳訊方面多作工夫,以免民望加快下跌。而擺在眼前的,就是要想辦法,避免出現「下降軌」,又或者拖慢支持率下降的速度,甚至最好就像早前恒生指數般,出現「拗腰」的情況。民主派方面,就當然希望盡快把政府拖入「下降軌」,最好就是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之前,令特首民望跌至20%,這樣才有利選情,並以此政治形勢衝高立法會的選情。

刊載於明報 2018年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