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肥平的檔案

2018020902

我呢類學棍,不學無術,但都仲有些少研究能力。早幾日,肥平又響美帝上庭申請保釋被拒。美帝的法院有樣嘢好,就是高透明度。於是我就搵咗上庭前,控辯雙方的文件睇吓。

查實好多案件關鍵之事,已經響媒體講過,照理都冇乜新嘢。但係有一份控方佐證之文件,係肥平成本特區護照影印出來,交畀法院。我等研究人員,有機會睇埋,有啲驚訝。我估響美帝,因為法院重視資訊透明,照理就盡可能可公布的文件就公布出來。只不過,連人地護照全本影印擺上畀公眾查閱,唔怪得會有人認為,究竟控方係未「玩嘢」呢?

老友A一睇完呢啲影印本,打咗個突。佢話,呢本嘢反而令人覺得,究竟肥平,係未真係幫緊官方做民間外交,定係佢係一個空心老倌,無料扮四條呢?

因為老友A話,第一,佢去埋晒嗰啲相當敏感嘅地區,冇理由會用自己獨一無二嘅護照㗎?因為如果佢去了伊朗三次,又去阿曼,呢啲出入境嘅日期同時間,好多時就用完一本護照就掉走一本,唔可能話全部擺晒落一本護照度㗎?

第二,既然肥平係做緊一啲相當敏感的事務,有關人士,負責佢嗰條線之組頭,一定會好有經驗啦,唔可能求其到一個程度,任由佢揸住本民間私人護照四處飛,簽證簽埋一齊。咁係未呢堆有關人士之組頭失職呢?

老友A話,睇落如果佢嘅組頭係粗疏之人,咁就真係失職。因為美帝一收到佢本護照,一眼睇晒,知晒佢過往幾年之行蹤,咁就令人好懷疑,肥平背後之情報系統,真係唔合格。所以,老友A有一個大膽假設:what if 由頭到尾,肥平只係一個普通民間人士扮有官方身份及單位四圍搵食呢?

我就笑語,你的講法都冇乜可能啦,因為若果根據控罪書,美帝FBI一早就已經盯上了肥平,而且長期跟蹤肥平,連佢之起居生活出境入境資金流向,完全清楚。佢地搵夠資料之後先至拿出一啲證據去控告肥平。如果美帝覺得肥平係「無料扮四條」,一早就會知道啦,仲邊有可能花咁多力氣去跟進肥平案件呢?

講就咁講,現實係,肥平相信應該有一定的官方參與及幫手。但佢依家當務之急,相信係同另一個同案疑犯一樣,係早啲上庭拿到保釋。呢單案另一個奇怪之點,係同一件案負責安排收金之疑犯,卻好早就取得法庭保釋之許可,而且近期在家中自我軟禁期間,居然仲可離開屋企去律師樓嗰度開會,其保釋條件愈趨寬鬆,反而肥平就講到係世紀大案,保釋之後,馬上會走佬,仲會破壞美帝及其歐洲朋友關係,真係聽落不敢相信也。

老友A笑說,控方係未出緊絕招,迫緊肥平簽和解協議,迫肥平爆多啲料呢?真係好難講。

刊載於am730 2018年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