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健民:DQ的流水帳

2018020901

依然很努力去嘗試理解,DQ(取消參選資格)周庭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對專制政權的當權者而言,一念之間便可以玩弄蒼生,隨便一個決定足以左右大局,感覺應該很爽吧。還嫌這種「大地在我腳下」的勢態不夠過癮的話,可以看看在拍板之後,那些「國師」、大狀、權貴搖頭擺尾爭相獻媚,說中央如何英明果斷,絞盡腦汁引經據典去為自己解說辯護,什麼「參選權不是人權」、「參政就要說話小心」也說得出口,面不紅耳不赤,在權力面前甘心自我毁滅一生努力經營的專業形象,應該很滿足了吧?

DQ真的是上策嗎?

既然無法用法制人權理念與這個政權講道理,那麼我們就從得失利益角度去考慮DQ決定。但這一着,真的是上策嗎?

透過DQ,中央究竟想達至什麼政治效果?也許她要說明國家主權尊嚴,絕對不容受到半點質疑,所以任何具有分離主義思想的人,必須被摒諸特區議會之外,以儆效尤。對於中央,這條界線必須劃得清清楚楚,不能有半點含糊。明確主張「港獨」和「香港建國」固然是大逆不道,但含混其辭的「公投自決」,本質就是「暗獨」,也不可過關,絕不能容許這些人在立法會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下的地方議會去公然挑戰中央。這次DQ,就是要把這條紅線說得明白,讓港人掌握中央容忍範圍,不要犯禁。有意從政的,便請好自為之,必須與這些人劃清界線、敬而遠之。

又或者從鬥爭角度而言,中央也相信這次重手揮動大棒,是打擊反對派的有效殺着。喪失了議席,確實會為反對派帶來實實在在的損失。缺少了議員身分,不單失去不少媒介曝光機會,也會即時喪失每年數以百萬元計的財政資源。沒有了這些公帑資助,相關的政團要維持運作也有困難。地區工作大有可能因而中斷,原本協助議員的助理團隊也勢必首當其衝。而沒有議員身分,各種監察質詢政府的特權也馬上被褫奪。因此說DQ沒有影響,未免自欺欺人。這種策略,再配合特區政府對種種衝擊行為從嚴追究的手法和積極的檢控策略,大大增加社會抗爭的成本,確實會令反對派短期內受到挫折。

DQ的弊端

但只看短線回報、不看長期風險,永遠難以笑到最後。以DQ把所有看不順眼的人完全摒諸議會門外的做法,至少有以下弊端。

第一,它浪費了議會的政治「中和」作用。參與選舉投身議會其實是一把雙面刃,一方面它可以帶來更多權力和資源,但玩這場遊戲也有一定成本。首先,選舉工程就是要擴大原有支持,不能只着眼原有的「鐵桿粉絲」,否則當選機會便會受損。這個過程確實會令人謙虛,不單有助擴大眼界,也迫使候選人要回應主流民意、修正原有立場,甚至要做出某些讓步和妥協。而投身議會以後,議員身分也帶來更大社會監察,公眾期望也會有所不同。哪怕你從前被視為社會良心人民英雄,成為議員以後便難以逃避輿論制約,媒體也不會如以往般寬容忍讓。朱凱廸因拉布而驅逐記者以至「Plan B」風波,備受批評,光環不再,正是一例。

就是說,議會這種遊戲本來就潛藏一種向心力,不知不覺把參政人士推向中間。特別是在香港這種政治保守的社會,反對派投身其中便會不自覺地接受了社會主流的更大牽制。

第二,DQ進一步肯定了政治新生代的「議會無用論」。議會固然有一定作用,但在政治新一代中這卻是極具爭議的選擇。DQ把這條路完全封死,實質為當中主張街頭抗爭激進派提供了最有力支援。

事實上相信除了戴耀廷教授以外,沒有多少人會認為反對派真的有奪取議會控制權的可能。所以對不少年輕人來說,參與議會遊戲實在心不甘情不願,極其量也只視之為「政治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現在要重返街頭,就恍似回到主場,取回遊戲規則話語權。縱橫網上世界還是繼續街頭巷戰,悉隨尊便,海闊天空。這些「戰場」可以真的發揮多少殺傷力,沒有人有簡單答案。但北京也許可以回顧回歸後20年,其間受到的幾次重大挫敗,包括「零三七一」煞停23條立法、推行國教受阻以至佔領中環,主戰場都是在議會以外。年輕力量再次義無反顧立定決心重返街頭,是禍是福,中央也許不要開心得太早。

民運主導權再次送到青年手上

更甚的是,當這股生命力強的政治新生代力量完全走出制度以外,自主去決定抗爭策略,也勢必會以各種意想不到的奇招險着去與中央周旋。沒有議員身分、放下了向「全民交代」的包袱,青年人真情流露率性而為,採取有違常規較為激進的手法,可以預期。特區政府自然會首當其衝,但選擇留在議會的傳統泛民也難以置身事外。可以想像當場外沸騰溫度急升的時候,他們還可以在議會客客氣氣和建制周旋嗎?當成千上萬的年輕人再次與政權劍拔弩張全面衝突時,警方強烈鎮壓也是預料之中。到時泛民可以不被這氣氛牽着鼻子走嗎?以DQ向港人施暴,成就了一班青年「烈士」,也把民主運動的主導權再次送到他們手上。

鄧小平「一國兩制」構想的睿智不單在於善於妥協、行事靈活,「50年不變」提法的精妙之處在於不爭朝夕、用權有度,以跨世紀的歷史角度去回應短期政治難題,用瞻前顧後縱觀全局的視野去看待時勢。今天中共如日中天,但也不表示真的可以「一言九鼎」便輕易解決香港問題。古往今來專制政權此起彼落,但獨裁者的能力識見還是有高低之分。

刊載於明報 2018年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