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家潤:不作長遠規劃 空有理財新思維

2018030601

上周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公布今屆政府首份《財政預算案》,讓政府動用巨額盈餘中近四成超過500億元提出一次性紓困措施;觀乎輿論與各個政黨的反應,可謂落得焦頭爛額的境地,民主、建制各大黨派固然拋出不同修改方案,向陳茂波施壓要求加碼派糖;港大民意調查亦顯示,四成市民不滿預算案,評分僅48.2分,創11年來新低。

誠然,每年公布的預算案能嬴盡輿論與各個政黨的掌聲,可謂沒有可能;今次預算案矚目之處,除了是林鄭月娥政府第一份預算案外,亦因林鄭月娥上任前聲稱會有理財新思維,而現屆政府於預算案公布前亦不斷強調會以新思維制定《財政預算案》,因此社會對今次預算案的「新思維」抱有期望。

現屆政府對理財新思維的自信,可見於有別於以往預算案公布前吹淡風的策略——透過降低社會對預算案的期望,以減低對預算案的負面印象,也讓政府有空間於需要時彈性「加碼」以換取掌聲。

應增經常性開支解決問題

回顧以往的《財政預算案》,政府樂於透過官、媒、民的互動作期望管理。政府會諮詢政黨及和社會人士,以政府開支須量入為出、避免赤字等論述吹淡風,為社會對預算案的期望降溫;亦向個別傳媒放風,透露預算案要點,選定爭議性的內容對外公布測試水溫,到預算案公布時,財政司便可以回應市民訴求為由,有效地推出一次性的利民紓困措施。

筆者認為今次預算案落得焦頭爛額的原因,就是政府自信所謂理財新思維,硬橋硬馬不吹淡風,過於期望理財新思維能為政府帶來掌聲;當社會認為預算案的措施並無新意,對政府的新思維期望落空,社會的負面反彈便更為明顯。政府硬橋硬馬的《財政預算案》,固然符合現屆政府的施政方式,面對社會對預算案的負面印象,陳茂波亦指出,與以往《財政預算案》不同,政府是做實事,採取實際行動,摒棄以往財政司司長謹守公共開支不超過本地生產總值20%的上限的「金科玉律」,甚至揚言任期內持續增加公共開支。

問題是,看畢整份預算案,似乎找不到政府推崇的理財新思維,如果只是不再受制於公共開支不超過本地生產總值20%的上限,所謂「新思維」,其實僅是略略增加了派糖力度,或把派糖對象擴闊一點,政府承諾的開支的確多了一些,卻絕非理財新思維。

筆者相信理財新思維須長遠規劃和政策的配合,以扶貧為例,預算案向領取社會保障人士(即領取綜援、高齡津貼、長者生活津貼或傷殘津貼的市民)發放相等於兩個月的援助,此額外開支約70億元;亦向低收入在職家庭的津貼及鼓勵就業交通津貼,作出相若安排,額外開支約3.79億元,

上述只略略增加派糖力度,其實非以新思維應對社會問題,要解決本港結構性貧窮問題,可有長遠規劃和政策,增加經常性開支,才能改善低收入人士生活。所以即使派糖力度增加、對象增加,也不能回應問題。

正因欠缺長遠規劃,即使政府如何強調理財新思維,社會輿論還是自然落在「派得是否足夠」或「有沒有人派漏」的層面,卻很少深入討論政府資源分配和政策是否配合,正如政府最新的回應是,當局會研究擴闊「N無人士」定義,以及研究相關的「補漏」措施。

筆者認為,不作長遠規劃,所謂理財新思維都是虛無縹緲,因為箇中的新思維,只是不再受制於公共開支不超過本地生產總值20%的上限,以加大派糖力度,加大政府承諾的開支,但一些根本的社會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3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