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政府需要的「三力」

2018032201

報載政府好大機會考慮,轉變立場,決定「派錢」;但是,其派錢也有資格的限制,例如是18歲以上以及基層人士等。一個月前,政府官員還在口硬,堅持不肯派錢;到了立法會補選之前,政府高層還在說想方設法,在政策上例如透過關愛基金「補漏拾遺」。到了現在「吹風」要「派錢」,可見民意壓力之大,令政府不得不屈服。

政府抓不住要求派錢的深層原因

不到一個月,財政預算案就要大「轉軚」,但有好大機會,民意一樣鬧。因為當政府派錢還需要「劃線」,總有部分剛在「線外」的基層市民,沒有得益。在此情況下,政府派錢,人民依舊不滿,財爺還要打倒昨日「不派錢」的我,令人失笑。為何政府還富於民,市民仍然照鬧呢?

因為政府還抓不住市民要求派錢的深層原因。

市民要政府派錢,主要原因是大家不信任政府在預算案提出的政策以及所花的資源,可以用得其所。市民會認為:與其任由官員把錢亂花,不如放在自己口袋更實際。那麼,我們要問:為何市民不信任政府官員可以把錢用在「刀口」上呢?

今次預算案放得最多資源的,是搞創新科技。無可否認,全球都在搞創科,香港既不能落後,更需要在某些應用科技的領域上盡量投放資源搞上去。但是,現在負責科技政策的局長,其民望如何呢?根據港大民調的數字,其民望支持度在所有局長之中排名「尾二」。在3月13日公布的民調數字可見,局長的支持率是25%,反對率是26%,民望淨值是-1。一個預算案的重頭項目,以及其連帶的資源投入,隨時在500億元以上。現在卻交給一個民望負數的局長去推動,大家會問:掂唔掂呀?

同理,普羅市民最緊張的子女教育及相關開支,雖然多了100多億元,但就交給民望排行「尾三」的局長負責。最新的民調數字顯示,其支持率是28%,反對率是22%,民望淨值只有6。更不用說,排在榜末的民政事務局長,自2015年上任以來,民望淨值一直處於負數。至於現任財政司長,從去年3月開始直至現在,民望淨值一直都是負數。

這些民望淨值的數據,政府高層大抵覺得盲目,也可能會覺得這些數據都沒有參考價值。是的,政府平時都好忙,有不少恆常事務在做,民望正數或負數似乎影響不大。

但是,當政府準備要搞新政策、需要新資源之時,市民就會問:究竟這些官員,有沒有政策創新力,去思考新的政策點子?究竟這些官員,有沒有政策的策劃力,將不同利益的持份者整合在一起,推動新項目?究竟這些官員,有沒有足夠的執行力,將新項目成功執行呢?

在這時候,民望低迷的司長及局長,只會令市民擔心,究竟這些官員,會不會「倒錢落海」呢?到了這裏,市民會想:與其任由政府「倒錢落海」,倒不如還富於民呢。一句話:市民會放心,讓創科局長手握500億元,推動創新科技嗎?

折射市民對官員無能的反彈

在其他國家,民望不彰,施政就不順。施政不順,換人是閒事。但香港呢?施政不順,特首就把責任挑上肩,跑出來「救火」。

這次預算案,折射出市民對官員無能的反彈,其深層原因,在於現在的問責官員的「三力」——創新力、策劃力及執行力——出現嚴重缺失。

當然,相信在建制派的「小罵大幫忙」下,預算案最終都會通過。但政府若無法解決問責官員的「三力」問題,下年以至未來的預算案,市民只會要求一件事——派錢!

刊載於明報 2018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