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港式官僚的政策匱乏

2018030801

預算案派了幾百億元,卻遭到各界批評,而且聲音愈演愈烈,政府應是始料不及。當然,由於要顧全大局,相信建制派最終都要含淚支持。但是新一屆政府的財政預算案一開局就破局,就揭示政府面對着「政策匱乏」(policy deficiency)的現象,預視了未來4年預算案的困境。

去年7月1日新政府上台後,大家耳熟能詳的口號是「管治新風格」和「理財新哲學」。香港是金融中心,港人天天在「金融賭場」血拼「金股匯」。香港人「數口精」,已成為DNA。因此港人對於「理財」以至公共理財自然更加肉緊。既然政府高層將理財的討論層次提升到「新」,而且是「哲學」的層次,大家自然會擦亮眼睛,看清楚新一屆政府在公共財政學方面,有何政策創新以至哲學層面的討論,為國際社會的公共財政學方面,有傑出的貢獻。

有靈魂的派錢方案

但結果預算案的「新」,在於什麼善用盈餘、什麼為未來投資、什麼紓困,令人大跌眼鏡。這些「說法」,在過往預算案一直都有。難道過往的預算案即是理財「舊哲學」,都沒有投資未來、都沒有利民紓困、都不是善用盈餘麼?那麼新哲學之「新」,在哪裏呢?

名不正則言不順,當「理財新哲學」缺乏一套好的公共財政理論及真哲學作支撐,預算案的各種政策就輪流被批評。例如資助電動車政策,假如是為環保考慮,為何獨厚電動車而混能車沒有優惠?又例如大專政策,本欄提過要處理青年學者之「流浪老師」問題,當然政府也不屑一顧。而青年面對的種種眼前問題及支援,一樣都冇。所以整個預算案就變成了沒有「靈魂」的派錢方案。

根據港大民調中心在3月6日發布有關財政預算案的民調結果,預算案公布後3日,不滿意率高達54%(去年為27%)。可見「理財新哲學」,得罪各階層。因此現在政府再提出什麼「補漏拾遺」以期挽回支持,已經太遲了,因為市民對預算案的負面印象已經深入骨髓,「補鑊」也補不了太多。而且政府所說的「補漏拾遺」究竟是什麼內容呢?連張建宗也說不出所以然,只叫大家等一等!

缺乏政策理論支撐

這其實反映了「AO(政務主任)治港」的一個最深層次問題。無疑,香港官員素來長於政策執行細節及技術操作,但往往缺乏了所謂的政策理論支撐及宏觀視野。在香港經濟發展的關鍵時刻、在政府庫房「水浸」的時刻,究竟預算案的最主要目的在哪裏呢?有人會像筆者認為,應重視「收入再分配」的角色,讓基層及窮人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有人會認為應先處理「政府在經濟發展的介入及角色」,讓政府更主動介入市場,推動指定產業發展;有人可能會認為要先搞好「綠色能源及智慧城市」,讓政府及早與國際社會的發展趨勢接軌。

這些東西,好多香港官僚覺得是「務虛」、是「吹水」,不切實際。但官僚未必會明白,這些「務虛」的討論,正正是公共財政政策的支撐點,就是讓政府在制訂公共財政政策時有論可據、有理可依。舉例,假如財爺認為「收入再分配」是「理財新哲學」的話,就不會出現退稅、退差餉等只惠及某些中上階層的措施,反而會花力氣在處理扶貧、跨代貧窮、房屋、青年貧窮等問題。

今次預算案進一步反映了政府「政策匱乏」的問題。近十幾年已經好多人批評過港式官僚在公共政策創新上的窘境,除非財爺能夠有一套新的思維拉動官僚轉變,否則未來4年的預算案,相信也只會不斷得罪各階層而已。

刊載於明報 2018年3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