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無學業無事業

2018030203

早幾個月,有個領袖誓神劈願咁,猛話要搞「三業三政」,幫青年咁話。其實唔係錯得晒。因為當下青年之怒,未必係因為完全係政治上無得洩氣(反正佢地講乜都冇人會聽),而係需要為事業打拚。

香港青年冇嘢搞(乜嘢都係嘢,你懂的),人工又低,大學畢業生周街都唔少(名牌大學嘅係少啲),於是大家嘈得最勁嘅,就係冇前景冇出路,出路又窄,上位又難,人工又少,於是就嘈到拆天。

你估我呢代已近中坑的同學朋友會點樣答你?我地會答:喂阿哥,係咁㗎啦,青年要理解,依家係地球村年代,港青依家要同全球的青年競爭,而唔係只係響自己香港自食其力,咁全世界青年都係人工低,咁香港又點能獨善其身云云。如果你係青年,你聽完會唔會成支水掟過去?

所以,依家嘅形勢係相當惡劣:即係青年既要睇到未來經濟的活路,亦要有即時之紓困,以解燃眉之急。當然,政府咁樣講,一定又有一班「老海鮮」出來鬧香港青年黃絲廢青好食懶飛唔上進最好乜都唔使做等等。但係,一個社會,總有唔同世代的人。時代唔同,以前香港大把機會之時,個個青年唔憂冇工開。但當依家真正有商機及高薪之職位已經唔夠多嘅時候,又點樣俾青年上位呢?咁政府適當地幫一把,係唔係都可以呢?

青年點解咁唔鍾意依家政府,就係咁樣:因為依家為港官之子女,囤地波或者好打得,仔女都係有父母幹,可以去負笈英倫,家庭有足夠資源令下一代有名校讀,有人脈揀,上位一定俾基層出身之青年機會多好多。咁大部分青年之上一代,好多都係一般家庭出身,即使大學畢業都人浮於事,負上周身學債,得嗰萬幾蚊,又點樣向上流動呢?

咁囤地波又冇短期嘢,又只係得一個好大口舊梅,叫青年望住口舊梅,就話未來大家可以止到渴,搵到錢,齊齊博一鋪,咁樣青年就自然憤怒啦。我成日舉例,政府高官不斷鼓勵青年讀書上進,好啦,真係有青年努力發奮讀書,不過家境麻麻,但點都好,總算響本地大學(世界排名夠前列啦)讀完博士,咁佢地叫得博士啦,已經夠勁啦,結果都係做流浪老師,朝不保夕,合約唔係一年就係一個學期,仲要已經讀完博士,至少三十歲啦,又係流浪地四圍教書,相當唔對路。

今次預算案響青年政策方面無藥落,已經唔止係財政問題,而係政府已經冇乜想法去面對青年問題。長此落去,真係好令人擔心。因為呢班青年,好大部分都係響特區成長之青年,由佢地懂事開始,就歷經阿董當奴689到依家,不斷見到的是一大堆令人洩氣兼失敗之政策及個案,佢地又點會對依家政府有期望同埋支持呢?

刊載於am730 2018年3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