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東:要摸清北京思路

2018052901

年輕一代對六四事件的悼念情緒近年愈見淡薄;面對中國政治、相關的狀況,也是不大關心。在本土思潮盛行的今天,筆者絕對可以理解。不過,本土政治、香港民主化等議題,是否能夠完全擺脫中國因素的影響?答案似乎並非如此。站在這樣的角度,維持對中國有一定程度的注意,還是有必要的。

遊行人數 持續減少

支聯會在周日(27日)舉辦六四事件29周年遊行,大會指有1100人參加,與去年的低水平數字 1000人比較,相去不遠。以此推算,六四晚會的參加人數,大概也難以重回2011、2012年時的巔峰(根據支聯會數字,當年晚會的出席人數分別為15萬及18萬)。

六四事件於近年的悼念氣氛不如以前,若說原因之一,為新一代政治思想本土化,極欲與大中華切割,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以學聯為例,其早已表明不會出席六四晚會,這將是有關組織連續第四年缺席。至於八大學生會也是傾向不出席的多,原因包括:現時再談建設民主中國,已經不合時宜;雖然六四事件需要平反,但並非香港人的主要責任。

這些說法,明顯與本土政治興起有密切關係。再探究下去,最深層次的癥結,則是在於北京對港的高壓方針,由「一國兩制白皮書」、強調全面管治權,到DQ部分立法會選舉的當選人、參選人,均是收緊香港自治、自由的舉措。結果,年輕人產生一種「捍衛本土、拒絕中國化」的自我保護意識,希望能脫離一切跟大中華有關的事物,甚至發展出一種中國的事情就是「別國的內政」、完全「唔關我事」的態度。

在情感上,這種「與我何干」的想法不難理解。不過,從現實政治的理想角度考量,第一,大家縱然對中國民主化並非全力支持,但最起碼也要有一種「樂見其成」的心態;第二,對中國國情(當然,這裡指的並不是官方意義上的「國情」),亦要有基本的認知。

先說前者,要捍衛本土、捍衛香港的自治,以至進一步爭取全面民主化,在現今的環境中,中國顯然是一個難以排除的持份者。在這樣的狀況下,以下哪種中央政府的形態對香港最為有利呢?

一、專制獨裁而集權(即現時的中國);二、民主而集權(即西班牙,大家不妨想想馬德里政府如何看待加泰羅尼亞);三、民主而分權(即英國,近年倫敦政府已逐步下放權力予某些地方政府,如蘇格蘭)。很明顯,最有利的是三,二則次之,最為不利的是一。

把港視作新疆西藏

推論下去,甚至可以說,要成功爭取本港的自治和民主,民主中國是「必要但非充分」的條件。故此,年輕一代的朋友們,實在不妨對中國的民主化有多一點關注。這裡,無關民族感情、無關身份認同,只是一種功利的政治計算。

再說說對中國要有一定認知的重要性。道理很簡單,「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要守護香港,自然先要好好了解中國這個最主要的對手。這樣,中共會採取什麼策略來處理香港,大家才能更好地作出推演及應對。

在此舉個簡單的例子,被認為是北京智囊的北京大學強世功,在《中國香港:文化與政治的視野》一書中便提到,北京就是把香港看作是新疆、西藏一樣的邊陲地區。那麼,看看中共過去、現在對這兩個地區的政策,是否也能得出其對港方針的一點啟示?歷史很多時候都在重複,多看中國的政治思想及其相關脈胳,實有助摸清北京的思路。

毫不諱言,筆者屬於悼念六四的一群;但在這裡也不妨「離經叛道」一點去想,不參加相關的晚會和悼念的活動,其實也真的很難說有什麼問題,畢竟,這是大家的自由和選擇。不過,對中國的認識和理解,真的不能停下來,否則吃虧的只是香港。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5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