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也許保釋好難

2018020902

何志平(肥平)案件,原本排在本年11月開庭審訊。自去年11月被捕開始,「肥平」的代表律師已先後3次提出保釋申請,但未竟全功。昨日的審訊,據報將會延後兩個星期再審理,處理控方提出的利益衝突質疑及「肥平」親人的資產抵押問題。

何志平案的控辯攻防戰

隨着法庭審訊的逐字紀錄在「美帝」法院資料庫公布之後,就可以更明確地看到庭上的律師交鋒攻防戰。有幾點分析及觀察。

其一,「美帝」有相當強烈的三權分立傳統,而且其司法獨立傳統相當悠久,法官大抵不會向政治力量賣帳,因此如果純粹以民族主義或政治干預的視角來審視案情以及法官取態,會很容易失焦。但「美帝」的法學研究有一個學派認為,法官的政治信念會影響到一些爭議相當大的案件之判決,例如涉及憲法爭議及人權價值等議題。

現在負責「肥平」案件的法官Katherine B. Forrest,在未做法官之前,在司法部檢控部門處理反壟斷案件;之前則私人執業。她是在2011年奧巴馬在任總統之時獲委任。表面上她政治取態不明顯,但她在回答參議院有關委員會的問題時提到,她曾有限度協助過民主黨總統選舉參選人克里的競選工作,以及曾協助民主黨的Dinallo在2010年參加紐約總檢控官選舉,可見Forrest法官的政治傾向是比較接近民主黨。她出任法官前,絕大部分的文章都涉及知識產權及反壟斷議題。近來最爭議的案件,是在今年1月,她釋放一名移民人權分子,並批評特朗普的移民法律。不過對於國家安全等案件,她的取態不明顯,而且亦不見她是一個高調的民主黨支持者。她的政治立場對「肥平」案件有沒有影響?這要從「肥平」之前的審訊逐字紀錄來看看。

其二,為何法官不願意給予保釋呢?這裏的關鍵其實在於被告與「美帝」的聯繫。筆者的演繹是,「肥平」的潛逃風險。這裏,在第一次保釋聆訊中,紐約法院收到Pretrial Services一份報告,評估包括其應否取得保釋。由於Pretrial Services報告指出幾個理由建議不讓「肥平」保釋,其中之一是被告與「美帝」聯繫方面薄弱,因此法官在處理保釋上需要信納被告不會潛逃。

控方的方式是攻擊「肥平」不是「美帝」國民,沒有家人在「美帝」,而且在「美帝」又沒有資產,加上好多人願意提供協助讓他逃走,所以一直反對保釋申請。在庭上法官就提過,過往案例可見非「美帝」國民一樣可以保釋,所以被告或其家人是否美籍不一定是必須考慮的因素。但為了這個因素,「肥平」一再加碼,再三押上人事擔保,再三加財產擔保、租屋電子鎖鏈等,就是希望能令法官難以拒絕。

其三,在「肥平」不斷加碼下,控方轉打「誠信牌」,質疑「肥平」的誠信問題。主要有兩點。控方先攻擊,「肥平」一直不願意就其資產情況宣誓,原來他在瑞士有一個秘密信託基金。這份證據之前在控方文件都未有見過,顯然是要打擊「肥平」,暗示「肥平」隱瞞法庭,暗示「肥平」有足夠資產潛逃。另一方面則提出多份文件,包括「肥平」與中華能源基金會的電郵紀錄等,明示其與基金會聯繫仍然緊密,更一直在指導工作,而且可能有人正在幫「肥平」付律師費。控方更在聆訊前一日向法庭發出信件,質疑「肥平」的代表律師,因為其背後的律師費可能不是「肥平」自掏腰包,可能出現「肥平」的利益與負責律師費的幕後人士利益不一致之情況。

控方會否釋出更多資料?值得觀察

控方祭出此潛在利益衝突之處,確實令「肥平」律師沒有足夠時間回應,結果法官又因為此控方信件的指控,就將聆訊押後兩周,讓「肥平」代表律師回應。

控方知道既然「肥平」已經出盡招數誓要保釋,其實要反對保釋愈來愈難。不過控方就藉此機會公開釋出更多文件,是要讓法庭以至外界對「肥平」有負面印象,這樣有助控方日後在聆訊之時佔據有利位置。

法庭在5月1日亦決定,將在7月開庭處理「肥平」律師要求剔除部分控罪的動議。控方在此前後,會否又藉此釋出「肥平」案件更多資料,以進一步增加「肥平」之負面形象呢?值得觀察。

刊載於明報 2018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