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衝出同溫層的困難

2018051001

立法會高鐵「一地兩檢」的法案委員會戰場剛過,又是例牌的肢體衝突,又是例牌的把民主派議員抬出議事場,又是例牌的法律草案在喧鬧聲通過。當然,下一個戰場是內務委員會及大會,但現在的「拉布」力度已經大不如前,相關法例通過可期。

究竟「一地兩檢」有什麼問題?相信一般市民雖然明白,但不上心。對於民主派的「粉絲」而言,「一地兩檢」的法律基礎不足,大律師公會亦有聲明指出法律上的種種問題,高鐵運作的細節仍然相當含糊,直接衝擊一國兩制以及《基本法》等,其實相當大問題。這些都不單止是鐵路問題,而且更是法治危機的展現。

市民為何沒被動員? 或有3因素

不過,除了民主派的忠實「粉絲」外,這一套論述似乎還未有燃燒到整個社會,成為社會極為關心的議題。換言之,在「同溫層」以外的市民,對於這個「危害香港法制」的說法,還是「無感」,掀動不了市民的情緒及反應。當然,有民主派「粉絲」會提出反駁,認為市民還是相當重視「一地兩檢」的衝擊,只是民主派現在四處救火,議題太多,無法讓社會聚焦此議題。但是,政治好多時都是一種主觀感覺的反映。問題是,除了民主派的「粉絲」外,其他市民(即使民主派理據足夠,而且被說服)為何沒有被動員呢?這裏可能有3個因素。

第一,對於行走兩地工作的港人而言,包括長期在兩地工作的市民,他們已經習慣北上工作及生活,在北上工作時,心態、生活及思考方式就會轉成「北上模式」。民主派在「一地兩檢」提出的種種問題,例如口岸區公安執法等,他們一離開羅湖橋,又或者離開落馬洲之後都會遇到。他們心理上會覺得:「哦!以後去到西九就自動轉為『北上模式』咯,反正去到深圳都要『翻牆』啦!」既然如此,他們倒會覺得,民主派在大驚小怪,過分渲染口岸區的危險性,因為這些「危險」,早在經過羅湖橋之後已經出現,難道就因為這樣,永遠拒絕北上工作?由於他們經常北上工作,高鐵只是提供多一個交通途徑,並且按工作需要,選擇高鐵作交通工具而已。民主派提出的什麼「法制危機」等論述,吸引不到他們。

第二,對於一般市民而言,高鐵也可以是為回鄉省親提供多一個途徑,也可以是高鐵旅遊的新起點,也可以是偶爾北上探朋友的交通工具之一。香港大部分市民,都是奉公守法,只是偶爾都會北上走走逛逛。民主派的「損害法治」等論述,對他們來說可能會離得太遠。反而,民主派提出高鐵的「大白象」工程、不斷超支浪費稅款車票太貴高鐵變「廢鐵」等論述,他們也會同意。但他們會務實地想:既然大家已「洗濕個頭」,香港政府也不是沒有錢,就先把高鐵蓋好埋尾吧。因此,他們可能會理解民主派的說法,但就覺得,民主派提出的通車後之問題,「煮到埋嚟先算了」。

第三,對一些從不北上的市民來說,有沒有蓋好高鐵,他們也不會北上,而且也沒有意願北上。假如有什麼亂拉人亂執法的可能情況,他們會想:到時不去西九車站就是了。既然他們不會北上,民主派的論述,吸引不了他們站出來反對。至於什麼「異見人士會在西九被抓」等事情,從林榮基及肖建華事件可見,上面情治單位要在香港抓人,還需要在西九口岸區嗎?

民主派議員在「一地兩檢」事件上,踢爆了政府的一些前後矛盾的言論,進一步揭示了高鐵的種種問題,相信民主派的支持者亦對民主派議員們的表現大抵收貨。但是,這次事件為何沒有辦法吸引民主派支持者以外的人士注意,又或者無法掀動更多人的情緒及強力反彈呢?值得民主派朋友留意。

刊載於明報 2018年5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