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預算案沒解決教育核心困難

2018051102

立法會昨天(5月10日)完成審議《2018年撥款條例草案》,作為教育界的代表,我投了棄權票。其實,我的心情是矛盾的,因為政府預留20億元作為教育經常開支,連同《施政報告》未動用的14億元,合共34億元撥款,這對教育界來說當然是好事。可是該筆預算只有銀碼,竟無具體使用計劃。

眾所周知,學校的新學年由9月開始,涉及經常開支的新政策和措施必須於暑假前妥善安排,否則很大機會不能讓學校和老師在新學年受惠。現在距離9月新學年只有3個多月,距離暑假更只有兩個月,政府沒有承諾任何考慮中的方案,撥款隨時在這一年憑空消失,白白落空。政府明明有錢,也明明用在教育界,但只因不及早公布使用安排,對不少政策均急待改善的教育界來說,確是令人嘆息。因此,我不能表示對預算案的支持。

多名議員也對教育預算提出質疑,局長楊潤雄稱政府現時正檢討包括教師專業發展、課程安排、評核制度、職業專才教育、家長教育、研究政策及資助等八大教育範疇,並指此做法反映政府是秉持「專業領航」、「直接聆聽」的宗旨;又稱該筆已預留的34億元教育經常開支的詳細使用方法,將會在「凝聚業界共識後」盡快公布。

政府仍未作具體承諾

這說法令本人、甚至教育界都相當失望。其實,教育界在不少問題早有共識,例如增加中小學與特殊學校的班師比、增加學位教席、落實幼稚園教師薪級表、增加大學研究資助等等,凡此種種,均須以經常開支處理。可惜的是,政府仍沒有着力解決這些存在已久的問題,假如一直累積的問題未獲解決,新問題又浮現,最終形成樽頸,徒增本港教育制度的壓力。

公營中、小學、特殊學校的學位教師問題即為一例。歸根究柢,這問題源於現時政府職級編制上,教師仍然分作文憑教師(Certificated Master)和學位教師(Graduated Master)/小學學位教師(Assistant Primary School Master)兩類,前者是指持有文憑或證書資歷的教師,後者則指具有大學學位的教師,無論入職薪級點或晉升機會,兩者皆有不同。

雖然早在1993年的《教育統籌委員會第五號報告書》中,政府已提出、亦同意長遠「所有教師均應持有學位」,以及定下最遲2007年,把35%小學教席轉為學位教師職位的目標;報告亦點明:「若本港的學校要有合適的人手以應付面對的挑戰,便須對非大學畢業教師的職業前途,特別在小學方面,作出顯著的改善。」因此,教師的事業發展機會是否充分、是否足以吸引及挽留足夠的優秀教師,從來也在政府的議程之內,亦屬教育界一致認同必須解決的問題。

直至2008/09學年、2009/10學年,政府進一步提升目標,把50%小學教席轉為學位教師職位,自2015/16學年起的3年,按年逐步增加公營小學學位教師職位比例的目標,由第一年的55%增至2017/18學年的65%。因此,如果政府現時宣布再度提升中學和小學的學位教師比例,根本不用再研究,因為已是業界既定共識,也是政府容易安排的工作。但是政府還是不作出具體承諾,實使人失望。

現時,中小學均約有九成半的文憑教師已具學位,他們的努力和學歷與職級不相稱,政策的偏差製造了人為的剝削,對享有學位但只能任文憑教席的教師非常不公平,也造成教育界難以挽留優秀教學人才、穩定教學團隊的隱憂。單在這個基礎上,我怎能支持政府的預算案呢?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