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大樂:推新人力政策助擴容 港陷兩難

2018060701

今天我們回首重新檢視過去40年社會經濟所經歷的轉變,或者可以理解為一次「尺度重整」(rescaling)的過程。

在工廠北遷的過程中,香港的製造業運用內地的廉價勞工和充裕的土地供應,大大擴大了他們的生產規模,在量的方面出現了重大突破。而在下一個階段,則受惠於內地民眾的生活水平逐漸提升,開始負擔得起各種消費,令香港的服務業擴充了它的服務對象,將珠江三角洲大小城市的人口都納入為它的服務範圍。而當消費水平進一步提高時,香港成為了整個區域的一個消費中心。大量外國品牌在香港開設旗艦店,多少是說明了當時消費的發展趨勢。

零售只是眾多消費項目的其中一類,當內地——尤其是珠三角一帶——的民眾進出香港更為方便時,其他服務亦不能避免地捲入其中,成為了這個新形成的區域市場的其中一部分。

南下消費增 港人才供不應求

在這個「尺度重整」的過程中,香港的人才市場的狀況亦靜靜地起了變化。因為需求殷切,某幾類人才開始供不應求。嚴格來說,這個趨勢已開始了一段時間,只是到了近年情況變得愈來愈明顯而已。例如近期頗受關注的醫療護理人員人手不足的情況,可以視為其中一個例子。

港容量不足 未追上區域融合

這種現象顯示香港社會經濟存在容量(capacity)不足的問題,而問題的其中一方面,是源於這個社會經濟體系所涵蓋和服務的對象及範圍,早已有所轉變。原先只打算以本地人口及其需要而建立的人才庫,現在開始感受到區域融合所帶來的壓力了。

今天,跟當初所想像的情況不一樣,內地的需求可以通過市場來表達出來,而且這種市場力量還挺有支配的能力,很實在的影響到服務的提供。可以這樣說,這是需求擴張超前於供應。舊有的勞動力供應的準備,慢慢已接不上新的市場狀況。當缺口愈來愈大的時候,各種問題便陸續浮現了。

而在這個區域融合的過程中,南下的需求逐步增加,令香港供應變得緊張。而香港社會本身的需要,卻沒有其他安排可以回應和滿足。從某個角度來看,那是香港在過去40年逐漸成為一個區域中心,而沒有同時在周邊有所配合的後果。

這方面的問題並非只是一個半個,而是無論在空間、人力資源等不同領域,均未有追上。過去這十年開始感受到的壓力,就是源於這些落差。而我們有理由相信,如果沒有大的調整,情況只會變得更差,而絕對不會自自然然的修復過來。

涉敏感話題 擱下將更難處理

擺在香港社會經濟面前的一個議題,正是將來如何扮演經過「尺度重整」後的角色。要提升社會經濟的容量,需要有新的人力資源政策。而這不能避免會觸及很多敏感話題,如人口政策、如何選擇培訓對象等。這些話題的討論勢將牽涉很多具體的利益,並不容易取得平衡。不過,如果因為這樣而暫時擱下不作討論,則問題日後只會更為嚴重和更難處理。

左右為難,看情形在短期內難言甚麼出路也。

刊載於香港經濟日報 2018年6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