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世代大贏家

2018060802

我就快半百,心境同十年前咁樣已經好大分別。依家成為世代中間人,上有長輩但老而彌堅,下有後輩狀態大勇,真係好感慨的。

時也命也,長輩搭上了嬰兒潮的快車,好多仲係六十歲前後。有心有力啦,仲有唔少仍未退休,仲響各公私營機構做領導。佢地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定好多事,因為佢地的人脈豐富。佢地一眼就會篤出文件上的問題,因為佢地睇文件多過食米,一睇就知有冇人響度掩飾事實。

但就因為咁,有啲長輩好容易覺得自己既然食鹽多過食米,就會變得好囂張,覺得自己叻過好多同行同輩前輩特別是後輩。咁樣,有時就會對一些反對意見聽唔入耳,一聽到有人勸諫就會先進入防衛狀態。有啲後輩見了呢啲長輩的咀臉,極為不爽,特別係最近港鐵接連發生好多事,好多人好唔妥亨叔,仲響網上玩配圖笑佢。

我又咁睇,人到了某個位置,身邊就有好多人圍住佢搵食。個個陪得佢搵食的,點會同佢講真話?好多時候,上司下屬之間,朋友之間,講真話係需要勇氣。而且,有時下屬會就住老細性格,婉轉咁提點下。不過,好多長輩都好忙,邊有時間聽你婉轉講嘢?久而久之,yes men永遠在身邊。所以當有大事發生之時,長輩就會突然斷片。因為身邊的都冇人肯講建言,咁又邊有可能有合理的反應呢?所以,筆者眼中,亨叔之問題係,佢一時唔記得咗,「謙卑」而已。老老實實,響三十年前,香港的大學畢業生剛出來做嘢,都係畀人鬧到死咁滯,但通常有人上咗位,謙卑只會越來越遠矣~。

我日日睇住後輩,都好感慨,因為佢地簡直係早上八九點的太陽。但好多時我都明白,響呢個世代,唔好好地生活,係對唔住自己,但係有樣嘢就永恆不變的,就係如果要上位,就一定要比長輩勤力。呢句點解呢?舉例,有一啲長輩,佢唔知為咩都好,開口埋口就叫後輩北上工作挑戰人生。咁如果你唔想北上工作,就唔可能只係講某政權好邪惡,咁樣係說服唔到人。你要抗拒的話,就要訴諸一些事實同埋原則。例如你拿出一大堆數字及分析,向長輩據理力爭,指出佢地分析的錯處,同佢地有原則地講理由。好多時,經過咁樣,好多長輩都會自省,既然後輩有理據有想法,點解要壓住佢唔畀佢上位呢?

香港人口老化,仲有六十幾歲人仍然在公在私佔係領導,問題係,佢地唔下來,我地中層的上唔到去,自然會塞車啦。既然係咁,如果個個好似之前亨叔咁樣咀臉,更加會人見人憎啦。但如果長輩肯去番佢地三十幾年前做嘢時的初心,謙卑多啲,多啲聽後輩的說法,願意聽多啲刺耳的聲音,到時有事個個都會撲出來幫手,係未呢?

刊載於am730 2018年6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