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語言敵不過考試

2018060702

有香港國際學校聲稱以面對2047年為由,取消繁體中文的課程。聽起上來是怪怪的,因為從來沒有人說過,2047年或以後,香港會全面使用簡體中文。但想深一層,國際學校棄繁取簡,其實是要與大部分國際學校的做法看齊。

香港國際學校的水平高低、學生水平孰高孰低,家長大多心中有數。以一所與德國及瑞士有關的學校為例,其主要語言是德語、法語及英語,中文只是聊備一格。在全港各地區都有分校的國際學校,其學生只是學簡體字及普通話,有本地家長需要在周末周日安排繁中學習班給子女「補飛」。但是,大家必須明白,國際學校的主要對象是在港的外籍人士,而不是本地家長。國際學校的母語也不是中文,而且中文好大機會只是第二語言以至是第三語言。這些學生之中文程度往往不如本地學生,這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正因如此,如果有國際學校打正旗號以繁中為賣點,當然會得到本地家長支持也。

問題是,第一,香港國際學校是簡中及普通話為主流,做一間「逆流」學校往往是相當困難的。特別是以普通話教學的老師,香港本地之供應一直緊張,國際學校往往要招聘非本地老師教導。學校要這些母語是普通話的老師教繁中,可能連筆順也教不好。

第二,香港國際學校的本地生不是太多,而是太少。香港不少持外國護照的華人學生都來自全國各省市的「大款」及精英。他們的家長往往認為,在港讀繁中,用處已不多,再加上親朋戚友都是用簡中及普通話,未來子女也可能北上工作,暑假又會回鄉省親幾個月,未來人生及生活細節都是用簡中,加上香港的簡中水平又不高,連簡中都要補習了,在港學繁中又有什麼益處呢?

IB語言課程的轉變

當然,可能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卻是有學校不敢坦白說的,就是IB(國際文憑)語言課程的轉變,令到採用IB課程之國際學校不得不採取措施回應。剛在上個月,IB機構的「MYP」課程(即類似以往香港中一至中五之課程)給了學校課程主任及老師之通告提到,由於無法有足夠的外部評核,加上繁體中文的就讀人數相對較少,除非讀繁中的學生有顯著增加,否則在2020年後,繁中語文的評核就好難維持。換言之,在2020年之後,有極大機會沒有繁中的考試。

過往本地家長支持IB課程,主因是在中文考試之中,家長可以選擇用繁中或簡中。但假如IB機構的MYP課程取消繁中評核之後,往後的香港IB的MYP課程也只能教簡中,由於MYP課程是一個中學階段的課程,對下是IB的小學課程,對上是接駁上去IB的「DP」課程(即香港學制以往的預科如中六、中七),即是意味着日後讀IB的DP課程的學生,好大機會只會讀簡中。這個連鎖影響,日後IB的中文語言課程,只有簡中的評核,即是學校要教簡體中文。

牽動直資中學IB課程

有人會說,這也只是針對國際學校的家長而已,對其他學校沒有影響的。這是不正確的。香港部分直資中學有IB課程,就會受到直接影響,因為如果IB落實取消繁中,因連鎖效應之影響,這些受政府資助的學校及學生,若要修讀IB的DP課程的話,就要用簡中。結果是,香港的直資學校就出現繁中、簡中、英文並舉的情況。

有人亦會說,現在不是校本自主嗎?到時候這些學校一樣照教繁中,考試去考簡中不是一樣可以嗎?筆者對IB課程認識不深,但從考核需要而言,繁中與簡中教學,在IB課程是兩碼子事。學生「教繁考簡」,只會影響學習及考試的情況。

由於這次IB課程的中文課程的改動,會牽動現在的直資中學IB課程,這裏也導致另一層次的思考:政府的教學語言政策問題。因為IB課程的改動,這些由政府公帑資助的學生,卻要轉為學習簡體中文。什麼時候香港的教育制度變成「三文三語」呢?

刊載於明報 2018年6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