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兒童應有「留白」的權利

2018070503

立法會今個星期有議程辯論由張超雄議員以小組委員會主席身份動議的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報告。保護兒童或者兒童權利,大家都經常聽到,但當中涉及的政策範疇和措施是什麼?香港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比較如何?

最重要的是,有什麼可改善方案,以能更保障香港兒童的權利和福祉?

不從「生活」入手是虛話

我們經常說:「兒童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三歲定八十」。這些說話背後的意義,說明我們今日如何對待兒童,就會直接影響他們的人生和社會的將來。簡單來說,今日的兒童如何,未來的社會也將如何。

要全盤審視兒童權利,我們要回顧香港在執行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下稱《公約》)方面是否做到《公約》列明的兒童權利,包括生存權、發展權、受保護權和參與權。

《公約》中有不少條文涉及兒童的學習和精神壓力,例如第1條:締約國確認每個兒童均有權享有足以促進其生理、心理、精神、道德和社會發展的生活水平;以及第31.1條:締約國確認兒童有權享有休息和閒暇,從事與兒童年齡相宜的遊戲和娛樂活動,以及自由參加文化生活和藝術活動。

我們當會認為香港兒童享有生存權和受保護權。沒錯的,與一些貧困和戰亂地區比較,香港兒童的這些權利是受到保護的。

不過,大家應該還記得最近發生的涉嫌虐兒個案,導致一名年幼女童死亡,另一名年幼女童成了植物人。於是說要保障兒童的權利而不從「生活」入手,不從完善家庭友善政策入手,說的也只會成為虛話!

政策要合市民需要

議員在委員會的公聽會上,聽到甚多的是,不斷有家長批評當局的幼兒託管和照顧服務嚴重不足,令他們要在照顧子女和工作之間作出選擇,因而在生活上產生不少矛盾。如果政府在政策的倡議、願景、決策和執行過程中,充分考慮對兒童的影響和全盤顧及家庭的需要,政策便會更加符合市民需要。

至於兒童的發展權,主要視乎我們的教育制度。記得在去年一個會議上,一名小二女生說她再前一年小一時已來過立法會,訴說「讀書很忙、很辛苦、很多功課」,一年後仍然是「功課太多做不完,做完功課已經無時間玩」。

近年也接連出現學生輕生的個案,身為教育界的代表,我是非常痛心的,也非常關注學校教育對兒童權利的影響,而保障這方面的權利,應由源頭着手,即由教育制度為學童減壓,因為「享受閒暇」是兒童「發展權」的重要體現。

很可惜,政府決定復考小三TSA。這支扭曲教學的「指揮棒」在所謂「優化」之後,留下「全級考」的大尾巴,並沒有改變為師生帶來壓力的本質。

功課壓力沒減少

無論是教協的教師調查,以及家長組織的家長調查,均顯示今年小三TSA為師生和家長帶來不少壓力,連低幼的學生也要忙於功課、補習和應試,連「留白」和「發呆」的空間和機會也沒有,還談什麼「享受閒暇」?

此外,全日制學校在時間編配上變質,增加了學童的上課時間,這是我們如何改善硬件、如何興建更多兒童康樂設施都不能解決兒童「無時間玩」的問題。遊戲包括體能活動,根據中大去年一項調查,香港兒童及青少年在「整體體能活動」表現差劣,即少於半數兒童及青少年達到每日進行一小時中度至劇烈體能活動的國際標準,在這個情況下,我們社會未來主人翁的健康從何談起?

在兒童的參與權方面,香港也是很不足的,篇幅所限,未能詳談。但總的來說,政府實有責任履行公約中的條文,在促進兒童參與及發聲、確保兒童在身心健康、免受過度壓力、紓緩貧窮和病患等各方面的權利得到充分保障。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