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莫為急切過法案 犧牲議員發言權

2018071303

立法會昨天對梁君彥議員身為立法會主席進行不信任議案辯論,議案由李國麟議員提出,措詞就是「本會不信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

辯論是議員權力

這次的不信任議案,主要是由於梁君彥今年6月主持「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審議時,手法極為荒謬,為了迎合政府要求,不惜壓縮、剝奪議員的發言機會,變相自廢立法會武功,侮辱議會尊嚴。

自回歸後,因着《基本法》規定,限制立法會議員提出以私人草案的形式制訂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的法案,只能被動地審議由政府提出的法案和財政建議。在這個過程中,「辯論」成為議員在議會上比較有力的權力。《基本法》第73條訂明議員的職責包括「就任何有關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議事規則》亦有一個部分解釋議會的發言規則。因此,當梁君彥在「一地兩檢」的審議上,濫用權力剝奪議員的發言權時,我和其他民主派議員感到十分憤怒。

建制派議員曾在6月22日的內務委員會上為梁君彥辯護,指「以往多次有議員以 『拉布』手法阻撓法案和財務建議獲得通過」,因此在「一地兩檢」裏限時辯論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讀者或會知道,具爭議的法案如要立法會通過,必須經過二讀和三讀辯論和修訂程序,過去不少法案通過需時。「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於2018年6月第一次在大會恢復二讀,經主席批准只有24條修正案,究竟他有何理據預先為三讀每個環節設下辯論時限?此外,梁君彥為整個「一個兩檢」定下合共36小時辯論的限制,已經超越針對拉布的做法,更是剝奪10多名議員的發言權。

「一地兩檢」是一個極具爭議的議題,這一點梁君彥也是知道的。立法會過去也不是第一次處理爭議法案,過去的主席都是讓正反雙方議員在議事廳裏辯個明白,若議題是急切的,那便加開會議、延長會議結束時間;若有人發言重複、離題便會按照《議事規則》提醒,甚或命令該議員停止發言。

可是梁君彥變本加厲,在《議事規則》上自行「僭建」發言時限,務求要在兩周內通過「一地兩檢」,粗暴地限制議員的辯論時間。

限時辯論是「僭建」

《議事規則》本身已經有就二讀和議員發言時間設定限制,根據第36(5)條,議員「發言不得超過15分鐘」;第38條,「議員就每項議題發言不得多於一次」。梁君彥在這些規則上僭建「8小時的二讀辯論時限」。很不幸,在他的限制下,只足夠32位議員發言,餘下還有11位議員正在輪候發言,均被他的限時而被剝奪發言機會。那11名議員連第一次發言機會都沒有,又何來拉布?不單如此,在梁君彥原本還把全委會審議限於22小時內完成。但是為了他自行設立的兩周死線,全委會最終只進行約8個半小時多點便粗暴地遭他「腰斬」,當時還有16名輪候第一次發言。

本地立法機關174年來一直奉行兩大議會精神:以緩和、理性的氣氛辯論;以公平的精神,讓每個「議員享有平等機會提出議案、修正議案、就議案發言及就議案表決」。這兩大精神的目的都是為了讓立法機關在制訂法律的同時,亦讓民選代議士有空間和時間利用「辯論」監察政府、反映民意。法案的迫切性絕對不是一個合理的理由來禁止議員發言,阻礙議員履行憲法賦予的職務。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