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東:誰鑽選舉法例空子

2018082901

前食物及衞生局政治助理陳凱欣的海報、直幡相繼出現在九龍西街頭,不少人猜測,她將會代表建制派參加當區舉行的立法會補選。隨之而來的討論,便是如果她真的參選,現時是否算是偷步宣傳?

不公手法涉兩層面

事實上,這類專制政體(authoritarian regime)鑽相關規則空子、不公正的選舉手法,在香港已是見怪不怪,其客觀效果是令泛民的議席一步一步落入建制派手中,其生存空間也是愈加受壓縮。未知相關的政黨可有想過,議會之路可以如何走下去?

這次的爭議,實際上就是不公平選舉手法的絕佳例子。這裡牽涉到兩個層面,先說第一點:

一﹑鑽選舉制度的漏洞。根據現時的選舉法例,立法會選舉開支有其上限,但尚未正式宣布參選的「潛在參選人」所花的宣傳費用,均不會計算在選舉開支中。

一旦陳凱欣真的參選,現時她以「九龍社團聯會健康大使」身份作的宣傳,嚴格來說,便是利用了相關的漏洞,令她於正式宣布參選後的競選資金更為鬆動,享有財政上的優勢。

也許,有人會反駁,這個漏洞,建制派在利用,泛民也是一樣:盛傳即將代表泛民參加補選的劉小麗,也是在區內大擺街站,要求徹查港鐵沙中線醜聞,其客觀效果與宣傳無異。故此,這並非單方面對泛民不公平。問題是,在現時的情況下,是哪一方面能夠更有效地利用這個漏洞,取得更大的宣傳效果?毫無疑問,答案是建制一方。

這就是不公平選舉手法的第二個層面。

二﹑「資源超限戰」(Unequal Resources Competition)。這也是專制政體中常見的選舉操控方法,指當權者以絕對的資源優勢(例子包括文宣、廣告攻勢等)在選戰中一舉撃潰反對派。

以陳凱欣在紅磡海底隧道當眼處的巨型海報為例,據報道,相關開支每個月約為25萬元。能夠如此「毫爽」,本港政圈中大概只有建制政團做到。與是次陳凱欣宣傳關係密切的九龍社團聯會,在2018年的一次籌款晚會中,便籌得約3000萬元。反觀泛民,以當中一個主要政團民主黨為例,同年的籌款晚會,該黨只籌得約500萬元。可以想像,其他規模更小的政黨,財力只會更為有限。

在這樣的情況下,若說建制、泛民均能在一定程度上「避開」選舉開支上限的話,自然是財力較為雄厚的一方──即建制派,更為佔優。事實上,這亦反映在是次的爭議之上,一邊是極為當眼處的巨型海報,另一邊則只是普通的擺街站,哪一方的曝光率更高、宣傳效果更強,大家心中有數。

雙方結構性的差距

令情況更糟的是,面對建制派的資源優勢,在可見的將來,泛民沒有任何機會扭轉局面。先看看總體數據,再次以民主黨作為例子,將其收入與建制派的民建聯比較,最近3年,後者的收入往往是前者的五到六倍【表】。雙方的結構性差距,從中可見一斑。

2018082902

兩者的距離那麼大,原因無他,在於建制派有國家機器、在港親中商界勢力的「加持」。在此,筆者舉一個最為直接的例子,在2016-17年度民建聯的一次晚會中,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捐出自己的書法為該黨籌款,結果作品由親中商人約以1900萬元投得;同一年度,民主黨的總收入,則為2200萬元。也就是說,一件內地官員的書法作品,已可抵上民主黨一整年的收入。

說實話,建制派有着如此豐厚的資源,打贏選戰真的不是什麼奇怪的事。長遠來說,這也是筆者對泛民選情較為悲觀的原因。香港的政治局勢發展至今,建制派的優勢已是大成,泛民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守住現有的政治版圖,已算是比較好的結果了。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8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