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提高訪美官員層級 應對壓力

2018080201

本周初「英帝」外相侯俊偉訪問北京,他與中國外長王毅會面時談及香港問題。王毅頂回去:「香港事務就是中國的內政,我們確實不歡迎,也不會允許外國來干涉香港的內部事務。」但王毅之後說:「第二點,中國當然支持和奉行『一國兩制』原則。」至於英國為何要談到香港問題呢?侯俊偉說,英國有份簽署《中英聯合聲明》,英方支持香港繼續在「一國兩制」下良好運轉。

侯俊偉到北京談香港,確實為勢所迫。原因是首相文翠珊(May姐),在上一次內閣大地震之後,在保守黨的地位相當脆弱,需要親歐派的國會議員支持。保守黨親歐大老之一的前港督彭定康,曾經在一份聲明之中,與現任30名國會議員聯手要求英國要更多關注香港人權。政治現實就是政治實力,May姐的政治現實是,需要保守黨內的親歐力量挺住餘下任期。而一部分親歐議員開聲要求侯俊偉訪問北京時提及香港事務,侯俊偉豈敢不從?

英外相道出兩個事實

當然,部分臉書(facebook)朋友也不要表錯情,以為英帝真的要幫香港向中國嗆聲,力挺港人之人權。侯俊偉北京行的主要目的,就是錢、錢、錢。因為英帝脫歐在即,May姐在脫歐的做法上左搖右擺,無法理順到一個頭緒,隨時有機會「硬着陸」。於是,侯俊偉就要「四圍撲水」,找中國多多支持中英兩國的商業貿易及往來。睇錢份上,侯俊偉不會惡言相向。

但侯俊偉提到香港問題時,卻道出了兩個事實,即是:其一,重申了英帝是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國;其二,支持香港繼續在「一國兩制」下良好運轉。事實上,如果香港真的在「一國兩制」下有良好運轉,英帝也無辦法向北京嗆聲。侯俊偉敢在北京開聲,換言之,即是香港現時出現了一些事情,英帝方面覺得可能影響「一國兩制」,就要向北京討論有關情況。

現實是,除了北京及英帝關心中英聯合聲明及「一國兩制」外,還有「美帝」一樣關切有關問題。因為美帝的《香港政策法》的政策基礎,是中英聯合聲明以及「一國兩制」,所以美帝才會對港有特殊待遇。

今時今日,北京面對英帝的挑機,沒有引述去年6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說法,直斥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而是說「支持和奉行『一國兩制』原則」,立場轉為溫和。因為現在不少人都明白,這份「歷史文件」對香港的重要性。因為如果今時今日,有任何人還在中英聯合聲明是否一份「歷史文件」的論點上大做文章,影響了美帝的香港政策法之實施,相信沒有人敢擔當得起。

相信無論北京以及香港的建制派,一定會明白香港政策法的重要,但他們卻是有口難言。面對特朗普(侵侵)政府的步步進逼,基於民族主義也好,反美立場也好,他們當然不會公開支持香港政策法。但同樣,他們也不能公開反對香港政策法,更不能公開「反侵」及在行動上大力打擊美帝(如罷買美貨),因為萬一這些反美的言論影響了香港政策法的實施,令香港經濟出現發燒感冒,沒有人敢擔當得起。

英美雙帝怎會看不到這個弱點?英美雙帝要「借港制中」,利用香港事務來牽制北京,可以有好多方法。最本小利大的方法,當然就是在國際上製造一種氛圍以及事例,羅織「證據」,說明中英聯合聲明及「一國兩制」出現危機,例如本年11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一個小組,將審查中國提交的人權報告,當中有提到香港的人權情況。會不會有國家藉此機會,就香港「一國兩制」的情况大做文章呢(注意:「侵侵」上台後,指示美帝退出人權理事會)?

另一方面,美帝國會又會不會因應11月國會中期選舉的需要,在香港事務上「說三道四」呢?例如美帝是聯合國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的成員國,美帝國會會否要求召開聽證會,討論香港人權呢?美帝國會議員會否要求美帝國務院按《公約》的規定,向公約的人權委員會投訴中國香港違反《公約》呢?

考驗北京 也考驗港府

上周筆者已說過,穩定的美港關係,對各方都有好處。早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聲稱有意訪美及世貿組織,討論美帝的貿易戰問題。但是,貿易戰的本質是政治戰,若港府準備派代表訪美,是否應提高訪美之官員層級,作出廣泛及有力的游說,應對可能發生的政治壓力呢?這既考驗北京,也考驗香港政府官員的政治能量矣。

刊載於明報 2018年8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