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政治分析的框架

2018092101

好多人誤會在下係讀政治科學又或者係公共行政,查實本科係法律,根正苗紅,從未偏離過呢一科。但係就因為一直以來都跟著前輩去學習現實政治的運作,久而久之陪住去吹水,所以,就學人分析一下政治矣。

所以,我睇香江政治呢,就同學院派好唔同。我係非常務實地去睇。近幾個星期,因應香江形勢之變化,又有人問點解好似發生了一些奇怪之現象,就係好似好打得出現四面楚歌之局。一邊當然係民主派啦,佢地日日都去鬧好打得。但似乎好打得好似仲用緊獨木舟,冇人幫佢,而且仲有左邊前朝之陣營,開拖鬧佢,右邊仲有似乎係前朝鬍鬚之陣營又響度蠢蠢欲動咁樣。

我成日聽嘅就係:你話啦,呢兩個陣營仲邊有人才出來同好打得劈呢?

三年前,一樣聽到有人話:你話啦,依家689如日中天,上面好信佢,仲邊有人出來同佢揪過,連任冇問題啦?

呢個以「賢人」作為分析當下香江政治的方式,真係幾out。自從由北方欽定,再交由1200人「選」出來之香江領導成為一個定制之後,香江的政治分析框架就同外國好唔同。因為既然北方欽定之人,一定會贏的話,咁北方鍾意畀邊個就畀邊個啦,因為去到1200人之中,北方指定之人選,無論是龍是鳳,係未「賢人」,一樣會贏。

我就比較會用派系政治之分析框架去睇家下提前開跑之特首爭霸戰。一邊就係上屆唔知點解唔畀連任之派系,佢地嘅精神領袖,當然係上屆無端被拉下馬依家貴為國家領袖之前香江一哥啦。佢係未三年後會重出江湖逐鹿中原?唔知呢,唔識講,但佢係派系精神領袖,梗係響關鍵時候會出聲啦。到時如果佢地派系得到北方垂青,下屆得到北方一強之欽點做香江一哥,咁到時再搵一個人選做香江領袖都未遲。

另一邊當然係上次輸畀好打得之工商派啦。呢班商界好自然係一個派系(又或者板塊)。如果佢地未來響呢幾年,又係得到北方之垂青,可以響下屆做香江一哥,咁到時佢地就要搵一個人出來做都得。喂阿哥,到時可能呢個領袖唔夠班又點算?老實,領袖夠唔夠班,好多時候係被「建構」出來㗎!響依家互聯網年代,KOL都係由社交媒體建構出來,咁要建構一個領袖,依家真係好easy,冇難度。

去到呢度,大家又會問,我唔係好理乜嘢派系,即係點呢?好打得可唔可以連任呢?唉!點知呢?我就講到口水乾:從過往三屆香江一哥之遭遇可見,邊個支持度跌過25%,邊個冇得留低。依家好打得嘅支持度係48%。咁邊個派系有能力將好打得之支持度打到落25%,邊個就有機會囉。所以,依家「山竹」打到香江七國咁亂,如果唔搵好打得出氣,仲等幾時?

刊載於am730 2018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