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3條路線的選擇

2018091302

「美帝」11月的國會中期選舉,已經進入直路。正由於選情膠着,共和民主兩黨的主流政治人物都知道,已無法甩開特朗普的「右翼民粹」路線所支持的政客,於是就全速向特朗普開火。早前在剛去世的共和黨麥凱恩的喪禮之中,共和民主兩黨元老,不約而同,明示或暗示批評特朗普。但民主黨前總統奧巴馬已大打開口牌,直接批評特朗普煽動民眾對政治的不滿情緒,利用仇恨來推動其政治議程。他的說法,說到了不少美帝政治精英的心坎裏。

白宮幕後亂糟糟之局

另一方面,在早前的通俄門事件中,有白宮前官員承認講大話;而早前在《紐約時報》則有一篇由白宮高層撰寫的匿名文章,大力批評「侵侵」的政策反覆無常,導致白宮內部有一班人不單要天天撲火,而且更曾考慮要彈劾總統云云。由此可見,現在「侵侵」不單四面楚歌,而且更讓外界覺得,白宮正面對巨大的政治危機。至於近期的一個重磅政治炸彈,就是美帝著名記者伍德沃德出版的新書,談到「侵侵」的管治及想法,揭開其白宮幕後的亂糟糟之局。

英國《觀察家報》引述了書中部分內容。其中,書中提到「侵侵」在入主白宮之後,任命了反對自由貿易的納瓦羅為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之後,納瓦羅就與白宮前經濟顧問科恩經常「開火」。兩者的爭論焦點,就是前者代表的保護主義與後者代表的自由貿易的衝突。如果按書中所述,即使科恩如何力陳自由貿易的重要,以及舉出美帝依賴服務業不可能再走回頭路等論據,特朗普仍然不為所動,最後當然是科恩失敗收場。在書中,特朗普被描繪為不懂經濟基本ABC的傻人。

特朗普要所有政策服膺「反中」總路線

可以想像,科恩代表的是一班在現時貿易制度下得益的利益階層。他們當然不想美帝經濟大洗牌,這樣會令現在的商賈權貴出現巨大的損失。所以科恩一派是想維持現狀,然後運用一些經濟手段,幫美帝處理貿易赤字,總體來說就是和氣生財。不過,書中說到特朗普像個經濟白癡,卻未免太過武斷。特朗普雖然不是超級富豪,但他能在劇烈競爭的美帝經濟秩序之中生存,相信他亦會理解科恩的理論及說法。但「侵侵」想的是,不止是要扭轉美帝經濟發展的方向,而是要所有政策(包括經濟政策),服膺一條總路線,就是「反中」,就是要打倒中國。由於中國是現在貿易制度的得益者,所以就要經濟政策來遷就政治需要,要利用經濟手段來逼迫中國。

至於「侵侵」的選民,例如一大堆專業人士,難道也蠢到連科恩的經濟理論一無所知嗎?又例如支持「侵侵」的工人階級,也真的是鄉下佬,不理解美帝經濟與中國經濟密不可分嗎?問題是,過往十幾年,美帝主流政客所談的,例如奧巴馬談的「改變」(change),最終反而更強化原有的利益階層,經濟秩序也沒有撼動分毫,這些「侵侵」支持者也不介意索性來個一拍兩散,而且更不介意「侵侵」將矛頭指向中國,所謂各取所需。選民不介意「侵侵」借打倒經濟秩序「打中」,那麼「侵侵」自然有恃無恐,打到盡矣。

打破「右翼民粹」 需新左翼進步路線

所以,即使伍德沃德所描繪的白宮內幕全是真確,相信「侵侵」選民也不會介意,全身力挺,反正這些選民,是對美帝共和及民主兩黨的主流政治徹底絕望所致。只要「侵侵」沿着原有路線,吸納及鞏固揚棄共和民主兩黨主流路線的選民,又或者共和民主兩黨的政治精英還是抱着「侵侵」上台之前的政治路線打下去,三分天下的格局只會不變。要打破這種「侵侵」路線的「右翼民粹」,就需要及早有一套的新左翼進步路線,提出新的議題及真正走向群眾,否則,若有人因「侵侵」近日的政治問題而還認定「侵侵」一定「玩完」,又或者以為「侵侵」是利益掛帥,貿易談判只是一場簡單的經濟利益糾紛,恐怕太過一廂情願。

刊載於明報 2018年9月13日